丰子汋

emmmmmm开学了……估计更的会慢了……不定期更新吧……

[轰出/胜出]嗜甜14

ᝰ国庆第二弹

ᝰ假期要过完了_(:з」∠)_

——————

“……我知道了。”轰焦冻别过头去不看他们两人,同时也借此压下了心中的些许不满。

哪怕他很想留下来陪绿谷,但是以他现在的身份来说,要求强行留下来其实并不合适。

他……只是绿谷的同班同学兼好友而已。

也仅此而已。

“那我把书包放在这里了,离开的时候不要忘记拿。”

“啊。”

说着,轰焦冻把书包放在一旁的空位上,目睹全过程的爆豪胜己在对方放下书包的那一刻才应了一声。

他本人也以少见的安静姿态站着,猩红色的双眼紧紧的盯着他。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只是看着。就像是在等待着轰焦冻露出马脚的片刻间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咬猎物一口的豹子一样。

那眼神……是不欢迎自己呢……

明显感觉到敌意的轰焦冻也没有装傻的意思,便推开门离开了。

那股灼热的视线感直到门完全掩上,并发出轻微的碰撞声才感觉不到。

“唉……”

异发的少年依靠在门上,看着教学楼窗外的景色轻轻的叹了口气。

现在已经是黄昏了,此时只留约一半的太阳还苟延残喘般的挂在天上,橘红色的光线穿透玻璃投射到少年的鞋面上,却因为窗户高度并不高的关系,也仅仅投射到他的鞋面上,少年的大部分身体还是处在阴影中。

轰焦冻盯着鞋面出神,薄荷绿和墨色的眼底荡漾起些许橘红色的暖意,这是落日余晖为数不多的温暖。

半晌,他还是沉默的离开了保健室门口。

“唔……”

绿谷出久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睁开眼后看见的是自己非常熟悉的天花板,保健室的。

出什么事了?

努力回想着最后的记忆,他应该是在去天台的楼梯上和轰君一起吃饭团才对,但是为什么会在保健室……

绿谷出久一边思考着发生了什么事,一边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却在坐直的时候感觉到眼前一阵眩晕,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向床下倒去。

……

咦?不疼?

绿谷出久试探性的睁开一只眼睛,发现自己距离地板还有一小段距离,安心的舒了一口气后准备回到床上,才发现有什么东西搁在自己是胸口处,便顺着方向看过去……

……

真是活久见到鬼了……

爆豪胜己半蹲在地上,左手挡在绿谷出久的胸口处,把人以一副抱小孩的手势抱着,也多亏这样绿谷出久没有完全从床上掉下去,而是悬空的上半身与还在床上的下半身保持平行。

然后,他的幼驯染就以一份坏人笑的姿态,背后的怒气黑的都快肉眼可见了,笑眯眯的说道:“废久……你这么想头上再多个包的话干脆我直接帮你揍一个不就好了?”

“诶!小胜?!!为什么会在这里?!!!”

tbc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