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子汋

emmmmmm开学了……估计更的会慢了……不定期更新吧……

[轰出/胜出]嗜甜12

ᝰ赶稿

——————

“好了,大家先到我这里集合,有些事要和你们说一下。”

跑完步正休息的同学们听到班主任的声音,零零散散的来到相泽消太的身边。

“想必大家都知道绿谷出久之前去医务室的事了。经诊断,他中了一种个性,但由于没有先例,所以解除方法不明。目前已知的情况,就是他非常爱吃甜食,在这里想拜托各位同学……”

“盯住他,不能让他吃这些是吧?”

爆豪胜己出声打断了相泽消太的话,在他看来这种应急措施是理所当然的。

老师也有各种各样的事,不可能寸步不离的盯着废久,而处于学校里和他接触时间最长的就是同班同学,同时也是监视和管理的最佳选择。

但是,有三条消息并没有告知我们。

第一,废久他已经开始少吃或不吃主食了,之前在食堂的时候大饼脸和四眼已经说了。

第二,根据阴阳脸的话来看,个性的影响已经导致废久出现了一定的攻击性,不清楚具体会有多大的杀伤力。

第三,废久出现嗜甜的症状大概是在一周前,目前排查嫌疑人有些困难,搜寻人也需要时间,只能先着眼于解除个性了。

同样他的身体情况……虽然没有很明显的营养不良表现,但应该也不会比自己想象的乐观多少。

“……对。”相泽消太看了看爆豪胜己继续道,“下次不要打断老师说话,爆豪。”

“那么出久君什么时候可以回来上课呢?”丽日御茶子举手发问道。

“不清楚,估计下午的课他不会来上了。”说完,他有意无意的撇了一眼轰焦冻,爆豪胜己也同时撇了他一眼。

被两个人同时看了的轰焦冻只是移开视线,表现的与平常没有其他不同。

“好了,都去活动吧。”既然没什么事了,相泽消太就让学生们自己玩去了,除了一个人。

“爆豪,你来一下。”

相泽消太把爆豪胜己带到了教学楼附近背阴的地方,两人站在教学大楼的影子中,班主任准备向他转告一些事情。

“你应该可以猜到我叫你来的原因。”

“放学之后的监视,是吧?”爆豪胜己双手插在运动裤的口袋里,一双猩红的三角眼笔笔直的看着对方,微微侧着头毫不留情的道出了自己的设想。

“对,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可以稍微留心他一下。”

“我拒绝。”看着相泽消太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爆豪胜己蹩着眉头拒绝了这一要求,“我没有那个义务。”

说完,他就绕开了老师准备会操场活动去了。就在他快要跨出教学楼阴影的时候,相泽消太说了一句话让他硬生生停下了步伐。

“绿谷出久可能会死也说不定,这样也没关系吗?”

废久他?会死?怎么可能??

“就在你们跑步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报告书,绿谷的情况很糟糕。”

“然后呢?”爆豪胜己回过头有些凶神恶煞的瞪着相泽消太,反问的话语都带上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看来没有爆发出来还真是有够努力的。

“废久怎么样都和我没关系,我可没兴趣去管中了别人个性的废物,更别提给他善后了。”

落下这句狠话后,他再也没有停下步伐,甚至没有再回头看班主任一眼,而是大步流星的走出了教学大楼的阴影。

废久会死?

开玩笑,自己怎么可能会让他这么简单就死掉?

这个自作主张跑来跑去扰乱他的混蛋,这么就让他死掉也太便宜他了。

看着远去的少年背影,相泽消太叹了口气。

绿谷出久的身体已经出现了中度营养不良的情况,同时还伴随着些许心力失常、失眠、出冷汗、四肢无力的症状。

这些信息本质上是不能透露给学生的,所以他也并没有向爆豪胜己透露这些。

不过其实说了问题也不大,因为这个学生虽然很暴躁却不失理性,从很多细节上就可以看出他其实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同样也说明他不会把这一事实传出去。

第一场英雄基础学和绿谷对战的时候,攻击很猛却还保留着思考过程。

在体育祭上与常暗对战的时候很快的发现对方的不足,且追着对方的弱点穷追猛打。

以及,多次向治疗女郎提起绿谷出久的异常,并希望校方稍微留心一点。

这一切的一切都足以彰显出他的优秀,不过要是可以再稍微圆滑一点就更好了。

毕竟社会就是这样的东西啊,不在意这些让人烦躁的事物是没有问题的,但要是完全不在意的话反而在某些方面会看漏很多东西。

就比如说,你对绿谷的看法。

tbc

——————

emmmmmm……小久的那些生理症状是我瞎编的,大家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