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子汋

emmmmmm开学了……估计更的会慢了……不定期更新吧……

[轰出/胜出]嗜甜番外 苹果糖

ᝰ说好的夏日祭番外

——————

“夏日祭果然很热闹啊!”

丽日御茶子看着路中间来来往往的人,不由得感叹一句。

今天是休息日,正巧晚上有夏日祭,所以动员了全班同学想大家一起来放松一下,峰田同学甚至都已经准备带着相机来拍穿浴衣的女孩子了……

然而来的人非常之少。

只有绿谷出久,蛙吹梅雨,她自己……以及一个非常让人头大的角色,爆豪胜己。

出久君说是在路上和小胜遇到了,就干脆叫对方一起来玩了。

而对方自己声称是被家里人赶出来的,不过叫自己的妈妈是“老太婆”还真是厉害呢。

“这是当然的,节假日的人不会少呢。”蛙吹梅雨说道,“不过御茶子酱的浴衣……”

“很幼稚吧!这么大的人了还穿金鱼花纹的!”被点到名的丽日御茶子明显有些慌张,说话的时候手都在空中乱挥。

“没有的事,非常可爱。”

听到对方的称赞,丽日御茶子稍微冷静了一点,微笑着回道:“梅雨酱的浴衣也很可爱哦。”

丽日御茶子的浴衣整体是浅蓝色的,上面印着红色的金鱼花纹,在衣服的下摆处还有扇形的水波纹,显得她很俏皮可爱。

蛙吹梅雨的浴衣就和她的名字一样,呈漂亮的翠绿色,下摆处点缀着或大或小的粉色梅花,长发也不像原来那样是蝴蝶结的发型,而是特地用梅花簪盘起来的,明显是下了一番功夫打扮。

相较于两位可爱的女孩子,两位男生就显得朴素多了。

绿谷出久穿的是浴衣没有多余的花纹,整体呈月白色,腰间宽松的系着一根藏青色的腰带,配上那张可爱的娃娃脸,很好的承托出他温柔的气质。

爆豪胜己的浴衣是深蓝色的,也没有多余的花纹,只是在腰间简单的系着一条白色的腰带,然后臭着一张脸安静的站在那里。偏冷色系的浴衣似乎有些收敛的作用,让他并没有像平时一样暴躁,反倒是让不少来玩的女生驻足惊叹。

他本来底子就很好,身材长相都不错,只可惜就是那个暴脾气,基本上只要开口就能把这些分分钟给炸的稀里哗啦。

果然是人靠衣装呢……

丽日御茶子衷心这么觉得。

“那果然还是分开玩比较好吧?感觉让你们陪着我们跑东跑西的很不好意思呢。”

“也是呢……出久君怎么觉得呢?”

“诶?我是没关系的啦……”

“我可没兴趣陪着你们逛,走了废久。”

说完,爆豪胜己就拉着绿谷出久的后衣领把人拖走了,再临走前两组人互相约好了集合时间和地点。

“等等!小胜!走的太快了!”

“自己跑的慢还怪我?”

“不是!再怎么说留两位女孩子自己去玩,或多或少有些不放心啊。”

“他们是要成为英雄的人。”

“但是……”

“没有但是!再烦你就给我滚去女生组!”

“……”

绿谷出久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对方的背影没敢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跟着自己的幼驯染身后,偶尔看看顺路的小摊,发现自己离对方有些远了,再加快步子跟上去。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就像小时候一样。

在途中,他无意识间看到了一些红彤彤的东西,便好奇的走到小摊前打量,发现是一串串做好的苹果糖。

老板熟练把一根很长的竹签扎入去梗的苹果里,然后握住竹签的另一端把苹果放到熬着糖浆的锅里滚一圈,苹果上就裹了一层红色的糖浆。

随后把做好的苹果糖倒置在桌上,让多余的糖浆流到干净的桌上,等它冷却再用透明的塑料纸包装好,把竹签插在泡沫板上吸引着小朋友拉着家长前来购买。

看着大概才到自己大腿高度的孩子们拿着糖果舔着上面的糖衣,笑着拉着父母离开,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他莫名有些伤感。

母亲对自己很好,而自己也很幸福。

不行啊!绿谷出久!不能消沉啊!

想到这里他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给自己打气道。等他冷静下来环顾四周人山人海的,发现事情大条了……

小胜不见了啊!!!

呃……其实也有可能是自己跑丢了……

就在他纠结万分怎么办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绿谷?”

“诶?轰君?你也是来玩的?”

“不,我是陪姐姐来的,她有事先回去了,让我自己玩会儿。”

“是这样啊……”

“怎么了吗?”轰焦冻看出了绿谷出久有些焦急问道。

“嗯……”被问的人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其实……我和小胜走散了……”

“爆豪?我之前还看到他的。”

“在哪里!!请带我去找他!!”

“……”

轰焦冻低头看了看绿谷出久,对方亮晶晶的眼睛带着几分恳求的意思。

有点像求人带回家的小狗……

“可以。”轰焦冻点头道,“不过,你刚刚在看的那个是什么?”

绿谷出久听到对方答应了自己的请求,道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疑惑替代了。

“那是苹果糖啊,轰君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以前我只是去庙会参拜过,但很快就回家了,这些东西都没有尝试过。”

“……”

绿谷出久有些错愕的看着对方,明明比他还要小一岁,个头却比自己高了半个头,深灰色的浴衣套在他身上显得有些老成,成熟的完全不像个十五岁的少年。

只有那双异色眼睛除外,在灯光的映衬下带着闪闪的光点,他直直的看着那些红色的糖果,两手环抱在胸前一言不发。

看到这里要是在不做些什么,他就不是绿谷出久了。

绿发的少年抿了抿嘴,跑到摊前买了两根苹果糖,一根留给自己,一根直接递给轰焦冻,微笑着说道:“给,那就拜托轰君了。”

小摊上方的灯很亮,照亮了对方左半边的脸颊,也给这张温柔的笑脸打上了温暖的橙色。看着这样的绿谷出久,轰焦冻顿时觉得心里暖暖的。

他轻轻的应了一声,接过苹果糖拆开包装,小心翼翼的用舌尖舔了一下,感觉到舌尖的甜味后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睁大眼睛,有些吃惊的看了绿谷出久一眼,随后便放心大胆的舔舐起糖衣来。

绿谷出久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从疑惑到警惕,再从警惕到惊喜,最后眼角带上了些许笑意。

这份迟来的童真,终于在轰焦冻十五岁的那年,由绿谷出久带给了他。

“废久……你玩的很开心啊……啊?”

就在轰焦冻专注于吃糖的过程中,爆豪胜己逛了一大圈总算是找到了走丢还没有自觉的幼驯染。

“小胜!!”

“哦,爆豪。”

两人同时回头看向来者,爆豪胜己气到眉头都皱起来了,但嘴角在以有些夸张的角度上扬,看来是气到怒极反笑了……

废久……长进了啊?

敢去找别人了?

呜哇……小胜看起来超生气的……还是赶紧道歉比较好啊……

“对不……”

“你到底有没有一点时间观念啊?!集合时间都快到了!!!”

“我也有找小胜啊!”

“我还真是头一次知道吃糖还可以找到我的。”

“不是!是我正好碰到轰君了,他说看见过你,所以我就拜托他带我来找你了!”

“跑丢的小孩都知道要站在原地不要动啊!!!”

“我又不是小孩!而且我就一直待在这里啊!”

“呆在这里给别人买糖哦?!”

……

绿谷出久的道歉还没说出口就被对方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一顿,顿时火气也上来了。

他是好脾气,不是没脾气。

虽然走丢的是自己没错,但没人想被别人抓着错被训。

道歉的话语瞬间就被抛了个走,直接和爆豪胜己吵了起来。

轰焦冻站在原地舔着糖果,看着他们互相一句怼一句,大概也听懂了来龙去脉。

“不好意思,打断你们一下。”

看着围观驻足的人群有些多了,轰焦冻觉得虽然自己不需要多管闲事,但好像还是制止一下比较好,毕竟绿谷都快被气哭了。

“你们应该是打算回去了吧?那还是赶紧回去比较好,正好我也要回去了,就在这里告别吧。”

这话果然有效,正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人瞬间熄火,爆豪胜己一脸不爽的“切”了一声,绿谷出久则是歉意的笑着和自己说了再见。

告别了轰焦冻,两人慢慢往集合的地点走去,依旧是爆豪胜己在前绿谷出久在后的形式。

绿发的少年看了看前方高大的背影,这是他一直跟着、追逐着、憧憬着并想要超越着的背影。

强大且自信,甚至是有些自负的人。

而自己的幼驯染也的确有实力自负。

但是自己也好歹有进步一点啊!!!

想到对方还把自己当小孩子,绿谷出久就又没来由的来气。

比起孩子,他更想被当做竞争对手。

为了泄愤,他干脆拆了苹果糖的包装,抓住竹签就往嘴边送。

“喀……”

咦????

传入自己耳中的并不是糖衣被咬碎的“咔嚓”声,而是自己的牙齿与糖衣轻微撞击的声音。

绿谷出久有些意外的多次尝试,牙齿还是在硬邦邦的糖衣上打滑,根本没办法直接咬下一口。

这糖衣做的未免也太硬了!!!

“吵死了!!”

绿谷出久吃糖时发出的声响,搞的爆豪胜己听得难受,他很不乐意的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努力和苹果糖奋斗的少年,气的三角眼又向上挑了几分。

绿谷出久一手拿着竹签,红红的苹果糖凑在嘴边,他正试图从上面咬下一块,却不随人愿最终只能将就着用自己的小红舌头一点一点的舔着。

所以当爆豪胜己发火的时候,他吓的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

对方呵斥了一声后,便毫不留情的把苹果糖从自己手中连着包装纸一起抢过,隔着一层塑料纸用力团了团,塑料摩擦的声音像是在悲鸣一样,听的绿谷出久不禁担心起糖还能不能安全的回到自己手上。

爆豪胜己看了看手中被包裹好的糖,往空中抛起掂了两下,余光瞥到了绿谷出久抿着嘴想对自己说什么,但却还是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模样。

啧……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啊……

反正量他也不敢对自己指手画脚,干脆爆豪胜己侧过身子,对着绿谷出久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个含有坏心眼意味的笑容。

绿谷出久看着眼前笑的带着些痞气的幼驯染,觉得头皮一阵发麻,甚至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小胜笑起来真的很帅气……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对他还有些害怕的话,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在担心糖的话,如果自己不是和小胜从小玩到大的话,如果自己是个女生并和小胜是青梅竹马的话……

看着这样一个人,也许就真的被攻略了……

还好只是如果……

想到这里他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安慰着跳动的有些快的心脏。

是啊……还好只是如果……

“如果”这个词还真是残忍。

只要用上这个词,就可以产生无数可能性,让人憧憬、向往,设想着许多不可能发生但又如此奢望的事。

虚伪的可能性,虚伪的希望,不可能实现的期望……

一旦破灭,就像是一个人把你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从黑暗中解救出来,给予了你片刻的光明后又亲手把你推回黑暗中一样。

如果知道现在会这么痛苦,那么一开始就不曾开始过就好了。

只是现实就这样摆在那里,他……逃不掉……

爆豪胜己拿着苹果糖移步到一棵树旁边,用力的握住苹果往树上砸去,砸完第一下还不算,又旋转了一下苹果换个位置继续砸,大概把苹果糖周身完全砸了个遍后,他才心满意足的把东西扔回给绿谷出久,自顾自的往前走了。

绿谷出久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糖,虽然外观包着纸看起来还比较完好,但里面估计应该被砸了个稀巴烂了。

他叹了一口气,慢慢剥开糖纸,顺带腹诽了一下小胜的不讲理,渡步跟上对方。

“咦?”

剥开塑料纸后苹果的完好性出乎他的意料。

原本红色的糖浆都被砸碎了,也许是因为之前自己舔过的关系,外表变得有些黏糊糊的。但也正因为这样,糖衣的碎片粘在了塑料纸的内侧,随着自己扯塑料纸的动作片片剥落,大小不一的碎块粘在纸上,既没有弄脏他的手又很好的去除了之前让他苦恼的糖衣。

把塑料纸完全展开后,被他捧在手心里的,是一个完好无损的苹果。

淡黄色的果皮上只是抹了一层融化化了的糖浆,应该是玩的时候贴近果皮的地方还没有完全硬化凝固住,糖浆的红色与果皮的黄色叠加起呈现出了一种奇妙的淡金色。

红色的糖块散落在苹果周围,像掉落在周遭的玫瑰花瓣一样,衬得中间的苹果越发诱人。

绿谷出久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小口,糖浆的甜腻混合着苹果的酸甜让人欲罢不能,少量的糖浆不仅不腻反而还让苹果特有的果香更加香甜。

尝到甜头的绿谷出久笑弯了眼,捧着像宝贝一样的苹果专心致志的吃着。

走在前面的爆豪胜己回头看一下他,本来他还在担心对方是不是跑丢了,却看到对方低着头啃苹果的模样。

绿色的卷发随着步伐一晃一晃的,原本大大的眼睛因为笑意半眯起来,脸颊两侧的雀斑点缀在白皙的皮肤上。

这哪里是一个高中生该有的样子,这分明就是一个得到糖高兴的不得了的孩子。

……幼稚。

看了一会儿,爆豪胜己中肯的给了这样一个评价,然后收回目光就不再看绿谷出久了。

专心对付苹果的绿谷出久自然没有注意到爆豪胜己看过他,自然也没有注意到爆豪胜己转过头后嘴角微微上扬的笑容。

果然苹果糖很甜。

硬邦邦又磕牙的红色糖衣,只要一点一点舔舐就可以软化尝到丝丝甜味。

被硬的糖衣包裹着的黄色苹果,只要打碎并剥去外壳就可以吃到酸甜的果实。

end.

评论(8)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