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子汋

emmmmmm开学了……估计更的会慢了……不定期更新吧……

[轰出/胜出]嗜甜9

ᝰ轰出糖

——————

设定:

出久在休息日出去玩的时候帮助了一个走失小孩找妈妈,在这过程中因为小孩情绪不稳发动个性导致出久极度爱吃甜食,而出久本人不知道。

中了个性的人会变得越来越爱吃甜食,甚至不吃主食。但却不会觉得饿,只会因为营养跟不上而越来越消瘦。

如果靠近对自己抱有好感的人会觉得对方也是甜的,会不由自主的靠近对方,想要身体上的接触。互相接触可以暂时缓解嗜甜的症状,解除方法是有好感的人的真情表露。

——————

看到绿谷出久突然落泪,旁边一向冷静的轰焦冻也慌了神。

绿谷哭了?为什么??

饭团不好吃吗?不……他之前说了很好吃……那就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什么原因???

怎么就突然哭了呢???

虽然之前体育上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第一轮比赛结束后哭的稀里哗啦……但完全不能作为参考啊……

难道是因为自己做了什么吗?

轰焦冻快速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自己的所做所为,发现似乎并没有什么戳中绿谷泪点的行为。看着对方的眼泪跟不要钱一样的往下掉,本人好像还没有要去擦的迹象,只是任由泪水打湿了校服的下摆。

轰焦冻觉得自己的心口也莫名难受,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好看的眉头都皱在一起了。

……当务之急应该是安慰他比较好吧?

但是要怎么做?

就只是思考安慰绿谷出久的方法,他都觉得自己的大脑不够用了。平时训练出的判断力、分析力、应对方法在这一刻统统都不管用了。

那个混账老爹教了他战斗的方法,却没教过他安慰人的方法。
而事实上安德瓦他本人也不怎么会哄孩子……

安慰人的方法……好像……的确有一个。

“绿谷。”

“嗯?轰君?!!”

轰焦冻是妥妥的行动派,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当他觉得这个方法可行后,身体就顺从他的意愿动了。

他先喊了绿谷出久一声,让对方转移注意力到他身上,这样一来绿谷就会暂时性的不哭了。随后他半跪在台阶上,直立着上半身抱住绿谷出久,把他那个绿色毛绒绒的脑袋按到了自己的胸口处。

他轻轻的把下巴搁在对方的头顶,一手把对方揽在怀里,一手轻轻的摸着对方后脑的头发,用这种方式类似安慰小孩子的方式安慰着绿谷出久。

整个过程发生的非常快,以至于绿谷出久反应过来并惊叹着叫出声来时,他已经被轰焦冻抱在了怀里。

“那……那个……轰君……”

“抱歉,绿谷。”在他还没发言的时候,轰焦冻线打断了他,“也许我的行为让你困扰了……但是这是我唯一想到的安慰你的方法……小时候……我的母亲也是这么安慰我的……所以……”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又顺了对方柔软的头发两把,似乎是在组织语言。

“你可以多依靠我一点,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朋友”,这个词的说法其实让轰焦冻觉得并不贴切,但一时半会儿他的找不出合适的词,就这样说也许比较好。

绿谷出久被迫贴在对方胸口,两人的距离如此之近,近到他可以听到轰焦冻胸膛里那颗心脏跳动的声音,可以听出这个一向冷静的人心跳速要比一般人的情况要快一些,甚至可以听到自己也逐渐加快的心跳频率和对方的一点一点重合。

想必轰君应该是第一次安慰人吧,抚摸自己头发的手指力度很轻,虽然有些颤抖但的确有在一点点的安抚自己的心。

和妈妈的拥抱不一样,在轰君的怀里感觉很安心。

还有,那股之前闻到的抹茶香更加浓郁了,抹茶有些苦涩,甜栗子那种香甜软糯的感觉近在咫尺。

是因为近距离接触的关系吧,绿谷出久如此想到。

“嗯。”

绿谷出久也放下了手中的饭团,双手环上了轰焦冻的后背,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应了一声。

啊……是这样啊……

吹进房间里的风,是温暖而何旭的风啊。

tbc

——————

写到我自己牙疼……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