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子汋

emmmmmm开学了……估计更的会慢了……不定期更新吧……

[轰出/胜出]嗜甜8

ᝰ胜出的糖……带点玻璃渣(?)结束

ᝰ轰出糖准备

——————

设定:

出久在休息日出去玩的时候帮助了一个走失小孩找妈妈,在这过程中因为小孩情绪不稳发动个性导致出久极度爱吃甜食,而出久本人不知道。

中了个性的人会变得越来越爱吃甜食,甚至不吃主食。但却不会觉得饿,只会因为营养跟不上而越来越消瘦。

如果靠近对自己抱有好感的人会觉得对方也是甜的,会不由自主的靠近对方,想要身体上的接触。互相接触可以暂时缓解嗜甜的症状,解除方法是有好感的人的真情表露。

——————

爆豪胜己低头看着自己的幼驯染,在阴影的笼罩下,绿谷出久的瞳色失去了光泽,再次变回深绿色。

也许是因为俯视对方带来些许优越感的关系,爆豪胜己并没有冲绿谷出久发火。

“那个……小胜……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呢?”绿谷出久胆怯的偏移视线并退开了几步问道。

“啊?这件事应该我问你才对吧!你给我站过来!”

爆豪胜己看见他躲自己的这幅模样就火大,短暂的平静分分钟破功爆炸。

绿谷出久被凶了之后更怕,只好低着头磨叽回原来的位置,还被对方嫌弃动作太慢。

“喂,你最近很奇怪啊。”

“……”绿谷出久迟疑了一下,思索出自己认为符合条件的答案回答了对方,“小胜是指之前去医务室的事情吗?那个只是我怀疑中了奇怪的个性才去检查的,其实没有什么……”

“废久,我要听的不是这些。”

绿谷出久听到来着上方的质问,故意压低的声线让他下意识哆嗦了一下。

哪怕已经过了初中那段日子,哪怕自己已经有了个性,哪怕自己已经改变了些许,爆豪胜己给绿谷出久心理上的烙印也不会淡去,只是随着时间的发展相对以前而言愈合了一些。

他还是绿谷出久恐惧、羡慕并憧憬的对象。

“那个半边混蛋,对你很上心啊。”

“不是的……”绿谷出久说话的声音更加小了,甚至他都可以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轰君只是……关心同班的……同学……”

“……”

绿谷出久全程低着头,他不知道自己的回答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也不知道爆豪胜己此时是什么样的表情。

他既不清楚,也不敢去看。

他有时候真的不知道爆豪胜己在想什么。

过去如此,现在也是。

等待结果的过程其实很短暂,但对他而言就是漫长且安静的死刑。

他可以看见自己红色的鞋尖和小胜的鞋尖,可以看见自己紧握的双拳,可以听到天台上铁丝栅栏颤动的“咔嚓”声,可以听到来自上方沉稳而平缓的呼吸声。

由于害怕答案,他干脆选择了闭上眼睛。

“是这样啊。”

爆豪胜己只是短暂的说了这一句。

下一秒,绿谷出久猛地睁开眼睛,发现地上的鞋子只可以看见他自己的,便抬头四处张望。

“小胜!”

他呼喊着对方的昵称,爆豪胜己像没听见一样加快步子离开了天台,只留下他一个人在那里站着。

小胜……到底想和我说什么呢?

绿谷出久一边推开天台的门,一边思索着不可能的答案。他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小胜并没有把他想问的说出来。而自己,似乎也没有给出对方想要的答案。

唉……自己果然还是需要加油呢……

“绿谷。”

“轰君?为什么在这里?”

看见来的人是轰焦冻,绿谷出久瞬间觉得放松了许多。心里暗暗庆幸,不是来找自己算账的小胜真是太好了。

“来给你送午饭的,你还没吃过吧。”轰焦冻在走上台阶的同时解释了自己找人的目的,“我听饭田说了之后就去拜托厨师做了点饭团。”

“嗯,谢谢你。”绿谷出久笑着道谢并接过塑料袋,往里面看了看发现一共有五个包好的饭团。除此之外好像还有一张纸,好奇之余他就拿出来看了一下。

“出久君!这些饭团你一定一定要吃完哦!”

这句话是用粉色的笔写的,看样子应该是丽日御茶子写给自己的。

“绿谷君,挑食是不对的,所以我们就拜托轰同学去找你了,并嘱咐他一定要监督你吃完。千万不要把身体累垮了。”

这句话笔迹工整有力,用的是蓝黑墨水,这让他想到了饭田天哉。不过结尾处画的一副眼镜……估计是丽日同学的杰作。

看着这些话,绿谷出久笑得更开心了。

朋友的关心,他确确实实收到了。

干脆他直接坐到楼梯上,招呼轰焦冻坐到自己旁边后,打开包装大口大口的吃起饭团来。

两人就这样在台阶上并排坐着,绿谷出久负责吃,轰焦冻负责盯着绿谷出久吃。

“好吃吗?”轰焦冻看着正大快朵颐的绿谷出久问道。

对方很用力的点头回答了他,似乎没办法空出嘴来说话啊。

“那就好,看来我要求的细节厨师都好好做到了。”

“!!!”

“慢一点,没人和你抢。”轰焦冻见绿谷出久突然脸色一红,估计是吃太急噎着了便赶忙帮他拍背顺气。

“呼……谢谢你,轰君。”缓过气来的绿谷出久终于有空和轰焦冻说上话了,“你刚刚说什么?”

“这些饭团是我跟厨师说,让他按照我的要求做的。”

“诶!”

“不好吃吗?”

“不!不是的!非常好吃!真的……”绿谷出久放下手中的饭团,看着那张纸条和手中的饭团,笑着自言自语道,“只是……感觉我给你们添了好多麻烦啊……被朋友关心什么的……是我在初中的时候完全想象不到的……”

说到这里,绿谷出久的眼泪就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绿谷出久想起了自己过去因无个性被嘲笑、被欺凌的过去。

虽说他不在乎这些,但并不代表这些过去没有伤害到他。

过去的经历就像是堆积在他心房里的灰尘,虽然已经沉积下来了、扫到某个角落里去了,它们也没有消失。

只是在某个契机下,被从窗户外吹来的风“呼”地吹起,再次四散飞舞充斥了整个房间。

那个时候谁都看不起他,唯一真正包容他的是母亲。虽然真正对自己采取威胁的只有小胜一个,但同学们孤立他的冷暴力也是真的。

他几乎就没有在初中体会到朋友的温暖过。

而现如今朋友的关心,与他的过去一加比较反差就更明显了。

体会过寒冷的人,会更加珍惜温暖的存在。

tbc

——————

下章轰出糖。

评论(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