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子汋

emmmmmm开学了……估计更的会慢了……不定期更新吧……

[轰出/胜出]嗜甜 2

ᝰooc可能有

ᝰ这里轰出比较多

ᝰ轰→出

——————

当轰焦冻陪在绿谷出久身边跟着他一起来到保健室的时候,却意料之外的看见了一个不太可能出现的人,爆豪胜己。

“这件事情我们会想办法处理的,爆豪同学你就先回去吧。”

听到治疗女郎的回答,爆豪胜己只是点点头就转身准备离开保健室,本来少见的安静瞬间又破功了。

“呦,半边混蛋。你什么时候也和废久混在一起了?啊?”

“我只是陪绿谷来保健室的。”

“哈?废久果然就是废久,什么都做不好。”

“小胜……”

“闭嘴!废久!”

绿谷出久有些担忧的看着一脸坏笑的爆豪胜己,担心这两人要是一言不合开打怎么办,正准备劝阻一下就被爆豪胜己的话怼了回去。

看着绿谷畏畏缩缩的模样,爆豪胜己就觉得不爽,在离开经过对方身边的时候也不忘补一句“废久”。

绿谷出久低头抿了抿嘴,很快调整好心态笑着告诉轰焦冻,小胜平时就是这样的让他不要在意。

轰焦冻看着对方勉强的笑脸,心里不由得有些苦涩。

这样的事情对你来说是日常……吗……

如果我也可以成为你日常的一部分就好了。

但为了不让对方起疑心,他还是点点头应了一声。

接下来治疗女郎就专注帮绿谷出久检查,轰焦冻见一时半会没自己什么事就先找了个位置坐下了。

全程面无表情的看着治疗女郎翻了翻绿谷出久的下眼睑,让他张嘴用手电筒看看他的口腔内部,还用血压计帮他量血压,最后为了又抽了些血准备送专业机构去检查。

一番检查下来搞的最后绿谷出久眼角都泛上了一下生理性泪水,他揉了揉眼角却感觉到一股视线盯着自己。

随即四下看了看,保健室里除了自己、治疗女郎,还有轰同学之外就……没……其他……人了……

“轰君……你在干什么呢?”

“在看你。”

“嗯???!轰君你刚刚说什么?”

轰焦冻看到绿谷有些疑惑加惊讶的表情,估计自己下意识的回答是吓到对方了。抬头看了一下天花板,犹豫了两三秒想应该怎么回答对方才能蒙混过关,最后他改口回答道。

“……发呆。”

结果换来了绿谷出久有些纠结和更加疑惑的表情。

那如果不是轰君在看我,那是谁在看我?

总不见的是治疗女郎吧???

“嗯……小绿谷你有点营养不良啊……真的有好好吃饭吗?”

绿谷出久听到治疗女郎的话赶紧回过神回答道:“不,应该从两三天前开始就没有好好吃饭了。”

“那你没有觉得肚子饿吗?”

“没有。”绿谷出久摇摇头,“我基本都在吃糖或者甜食……这一点我也很奇怪,明明没怎么吃主食却也不觉得饿。”

“也就是说有吃一点饭的?”

“嗯……但基本上只是小半碗米饭的程度。”

看来有一定的葡萄糖摄入,但估计量也少的可怜啊……

“是什么时候开始吃甜食的?”

“大概一周前开始的。”

“在那段时间之前有发生过什么事吗?”

“……对不起,我不清楚了……”

“……没关系,我大概了解情况了。”治疗女郎停下了笔,走下了转椅从药品柜里找出一袋药水,仔细核对了一下日期没有过期后,她又拿着针头和胶管来到绿谷出久面前。

“接下来我先帮你挂水补充一些其他营养,之后再给你一些补充其他营养的药。”随后她又转身对轰焦冻说,“你先回去吧,接下来交给我就好了,辛苦你了。”

“治疗女郎,绿谷他的情况很严重吗?”轰焦冻赶忙问道。

“也没有,只是有些营养不良,具体的原因要血样检查结果出来了才知道。”

“我有些担心。”轰焦冻耿直的说道,“我想留下来陪他。”

“没事的,小绿谷很快就可以回去上课了。”

“我不放心。”

“……听话,回去上课。”

“我要留在这里。”

“……回去,不然我就告诉你们班主任了。”治疗女郎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明显严厉了几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倔呢?!

“……”

绿谷出久见轰焦冻似乎还有些不想离开,好看的面孔还俨然是一份“你不让我留着我就和你耗”的样子,最终还是开口提议道:“轰君你还是先回去吧。”

“可是绿谷你……”

“没关系的啦,有治疗女郎照顾我绝对没问题的,我也算是保健室的常客了。”绿谷出久冲对方笑了笑,“不过……”

“怎么了吗?”

“等一下的课我估计是没办法上了,所以课堂笔记可以拜托你吗?”

“……好。”

轰焦冻看着对方灿烂的笑脸,觉得原本有些圆圆的面颊小了一圈,眼底也带上了一些血丝。可现如今的情况下自己的确什么忙都帮不上,只好向对方道了声“我先离开了,你小心身体”后离开了。

tbc

——————

题外话

治疗女郎:得,我一老太太叨逼了半天还抵不上人家小年轻说两句。

评论(2)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