汋木鸟

小英雄杂食党,会不定期神隐,具体状态看这里

目前状态:闭门造车中

今年7月去南京的江南贡院拍的莲花,以前曾看过一篇文章,讲得就是用大缸种莲花的过程,这次在贡院见到了。大约见到了三大缸,就这一缸是花还完好的。

[出胜]不得已而为之(上)

ᝰ字数8000+
ᝰ然而大部分剧情铺垫
ᝰ人物ooc
ᝰ用jiao开车
ᝰ媚药,紫薇有

之前说的肉炖了一半,先放上来了,有上就有下不是吗?
链走评,不喜勿喷,谢谢

段子集|不死先生与医生小姐(bg)

ᝰ以前写的,整理文档的时候发现了,顺道发上来
ᝰ写段子的原因是一则叫《将军与妓》的段子,我非常喜欢
ᝰ文笔不好,殉情预定,不喜勿喷,谢谢观看
——————


【1】


不死先生不会死是天生的。


只要不被烧成灰,就不会死亡。


不死先生没有心脏也是天生的。


没有心脏也就不算是活着。


他是这么定义自己的。

【2】


不死先生偶尔会帮人做一些危险的事。


比如说,器官捐献。


或者某研究所的秘密研究之类的。

【3】


不死先生表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除了自己身体缺了几块部分……


中途会痛昏过去……


……


虽然有很多钱拿,


不过下次还是向他们要求一下麻醉吧。

【4】


医生小姐是负责实验的主治医生的。


在实验过后,


她经常用一些其他的器官移植到不死身上。

【5】


不死曾跟她说过,就算缺少的器官补不上也没关系。


因为他不会死。


医生却笑着回答他,至少让她治疗给他一下吧。


算是在他身上动刀子的补偿。


所以不死曾经不止一次好奇过,


医生是哪里来的这么多器官可以补给他的。


每次问她,


医生只是笑了笑,说,是从别人那里得到的。

【6】


医生邀请不死去她家里玩。


不死觉得很奇怪,但还是去了。


因为医生说,给他准备了他喜欢吃的柠檬派。

【7】


医生给的茶配着柠檬派很好喝。


医生做的咖喱饭很好吃。


医生家有很多书,大部分都是药理书。


也有些文学类的书,还有言情小说。


当不死问她的时候,她的脸红了。


红红的,像草莓一样。

【8】


是不是吃的太多了呢?


不死先生在医生家里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回到研究所里了。


医生呢?


“噗嗵。”


自己……有心脏了?

【9】


不死在研究所里到处寻找医生。


问了很多人,但每个人告诉他的话都不一样。


最终他回到了医生的家里。


在她家地下室找到了医生。

【10】


医生倒在地下室里,胸膛是被破开的。


里面还有十多个人的尸体,器官都被拿走了。


医生也是,但只是心脏没有了。


不死先生抱着她到了客厅,


把她轻轻放在沙发上后,自己坐在她的旁边。


拉着她的手,一把火把医生小姐的家给烧了。


end

出久生贺

ᝰ祝小久生日快乐!!!

ᝰ他真的是天使!!!

——————

“早上好!”像往常一样,绿谷出久打开教室门很有精神的和已经到教室打招呼。

“早上好!出久君!”

“嗯,早啊,丽日同学。”

“今天也是一样来的很早呢,绿谷君。”

“饭田君也是呢。”

打完招呼,绿谷出久便径直回到位置上整理文具,丽日和饭田两人看了看友人又面面相觑。

丽日先小声发问道:“饭田君,今天难道不是出久君的生日吗?”

饭田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回道:“今天是七月十五日没错,确实是绿谷君的生日。”

“会不会是出久君忘记了?”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嗯……不过礼物还是要送的不是吗?”

“这是当然的!”

两人私下商量好后来到绿谷身边。

“出久君(绿谷君)!生日快乐!”两人异口同声的说着同时把礼物递到对方面前,却引来绿谷一阵错愕。

“诶?诶?什么情况?”绿谷看着两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生日快乐是指……啊……说起来今天是我的生日来着……”

“真是的!出久君笨蛋!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丽日故作恼怒的样子挥着小拳头抗议。

“哈哈……因为平时太忙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呢……”绿谷出久笑着回答并接过礼物,“但是……很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记得我的生日……还有礼物……”

“嘁……笑嘻嘻的烦死人了……”似乎是受不了这个氛围一样,坐在绿谷前的爆豪胜己起身离开了教室。

看到幼驯染起身离开的绿谷虽然想出声叫住对方,但想来就算叫住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想想还是算了。

小胜……会记得今天是我的生日吗……

“绿谷,生日快乐。”

一阵冷静的声音打断了绿谷的思绪,被喊到的人下意识回头,发现不知何时到教室里的轰焦冻正站在自己身后。

发色半红半白的少年一手拿着一个小小的礼物盒递到绿谷出久面前,用异色的眸子认认真真的看着对方,恭敬的模样甚至有些让人以为是在求婚。

“嗯!谢谢你!轰君!”

“没关系,只要能让你高兴。”

哎呀!是男人间的纠葛呢!

丽日心里悄悄打着鼓。

绿谷出久有些受宠若惊的收下了礼物,宛若一只看到美味野果又惊又喜的小兔子。看到对方露出了高兴的笑脸,轰焦冻的语气也随之温和下来,一对异色眸眼里流过些许温柔之色。

这话如果说给女孩子听的话,对方绝对会面红耳赤心跳加速的,尤其是面对这样一位池面。

然而绿谷是男生啊,此时居然也有些心跳加速血压上升的感觉。

“不打开看看吗?”轰焦冻微微侧了侧头问道。

“不不不……不了……马上就要上课了……真的很谢谢大家!”

雄英的课程安排的很充实,很快绿谷出久背着好几个礼物,就告别了朋友回到了家中。

一打开门却发现屋内一片漆黑,绿谷熟门熟路的摸到电灯并打开。

“生日快乐!出久!”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开灯的同时,绿谷引子为自己儿子拉响了一个小小的礼炮,也当做是给绿谷出久生日的一个小惊喜了。

“妈妈!请不要吓我啊……”

“抱歉呢……”绿谷引子乐呵乐呵的回道,“但不论怎么样都想给你一个惊喜呢……是不是有些太老套了?”

“完全没有!我高兴都来不及呢!谢谢你!妈妈!”一边说着,绿谷出久一边拥抱了自己的母亲,绿谷引子也用手轻轻拍着儿子的背脊,哪怕他现在已经比自己高上不少了,但在她眼里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是个温柔的孩子。

“叮咚——”

就在母子二人气氛十分温馨的时候,一阵门铃响起强行打断了这些。

“我去开门吧。”绿谷出久和母亲打了声招呼便去开门,却意料之外看到了熟悉又陌生的人。

“小胜?为什么会……”

“你以为老子想来啊!还不是被我家老太婆逼着来的!”

还没等绿谷出久说完,爆豪胜己迫不及待的打断了对方的话,伸手递给了对方一个类似于装蛋糕用的礼包盒。

“嗯……这个是?”

“生日礼物,老太婆逼着我做的。”

“欸——是小胜亲手做的吗?!”

本以为对方根本不会来的,没想到小胜居然来了啊……还带了蛋糕……虽然是被光己阿姨逼着过来的就是……

“啊……”爆豪随口应了一声就转身走人了,“替我向阿姨问好。”

“嗯!”绿谷出久对着对方的背影用力点了点头,“啊!对了!小胜!”

“干嘛!”爆豪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用一副看仇人的样子瞪着绿谷。

“这个!谢谢你!”绿谷出久举着那个蛋糕盒子笑眯眯的向这位脾气并不好的幼驯染道谢。

“啊……烦死人了!就这么点破事!”

“我觉得还是需要道谢的……”

“如果感激的话就给我好好吃完啊!混蛋!”

说完,爆豪胜己头也不回的加速离开现场。在拐过楼梯口时,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感觉心脏跳的稍微有点快,应该是错觉吧。

吃过晚饭,绿谷出久回到房间拆开了一天下来收获的礼物。

丽日同学送的是一个黑色的护腕,对于绿谷来说是个很实用的东西。饭田同学送的是一本印着欧鲁迈特的本子,虽然这款本子他已经有了,但毕竟是好友的心意呢。

那么……轰君和小胜的礼物……要先开哪一个呢?

嗯……还是先开轰君的吧。

轰焦冻送的是一个白色的小盒子,缠着的深蓝色丝带打成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盒子不大,大概是一个手掌大小。

会是什么呢?

一边期待着,绿谷出久一边打开了盒子。黑色的泡沫底中静静的躺着两个耳钉,一个是薄荷绿色,一个是黑色。两枚耳钉在台灯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尽管是绿谷什么都没做,但给人感觉上面的流纹在慢慢流转着。

一看就是很高级的东西……然而自己目前并不需要耳钉啊……

然而我们乖乖的绿谷出久同学并不知道,这代表着的意思是“一生一世聆听你的心声”。

接下来……就是小胜的呢……怎么办……突然有些不想打开了……好紧张啊……

最终好奇心还是战胜了忐忑,绿谷出久慢慢打开了蛋糕盒子,里面放着的是一个做成咖啡杯模样的蛋糕。从外观看是白色的咖啡杯,内里有着浅棕色的奶油和可可粉装饰的拉花。蛋糕上方立着一块小小的巧克力牌,上面用白巧克力写着英文的花体“cappuccino”。

“卡布基诺……为什么是卡布基诺?嗯……可能是因为小胜不喜欢太甜的东西吧。总之很好吃就是了。”

卡布基诺,味道甜中带苦,却又始终如一的味道。预示着等待就是甜中带苦,怀着忠实的真心,不会变心的等待。

同时,卡布基诺的密语是,我爱你。

end

[胜出轰出]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5

ᝰ终于大三角碰面


——————


“呼……哈……呼……哈……”


“别停下!轰!快跑!那家伙来了!!”


两个少年喘着气在森林中漫无目的奔跑,他们已经跑了十多分钟了,然而周围除了树木还是树木,黑暗的夜晚被迫他们只能摸索着前进。


矮小的灌木划开了他们的衣服,割破了他们的皮肤,被脚步惊动的蚊虫报复似的啃咬着他们的血肉,身上又疼又痒,为了全力逃跑心脏超负荷的运转着,在寂静的夜晚中让他们仿佛听得见对方的心跳。


身后追赶着的高大黑影慢慢的跟着,两个孩子努力睁大眼睛才依稀辨认出是那位服务员。


想从服务员或者奴隶市场逃跑的商品不在少数,但真正逃离这个地狱的寥寥无几。


为什么呢?

你觉得奴隶市场的主人会放任摇钱树逃跑吗?

年幼的孩子脚上手上要戴上沉重的镣铐拖慢行进速度,外加食物不足和毒打,自然也就没有力气逃跑。

相对年长的除了加大监管力度外,还会定期投喂药物让他们上瘾,就算逃跑了也会因为戒断反应痛苦不堪。

如果还是懵懂的幼儿,就要从小开始用绳子绑着脖子且时不时对其施暴,体力羸弱的幼儿既挣脱不了绳子也抵抗不了毒打,便慢慢有了恐惧和无力感,认为自己无法逃跑。长期下来,哪怕长大之后有能力挣脱脖子上的绳子,他们也不会逃跑了。


对,就像驯服幼象一样。


然而爆豪胜己和轰焦冻很幸运,他们是被诱拐来的,所以并没有过多的受到这种对待。同样,也还因为漂亮……或者说罕见的外表很快被先后买走了。


两人至今都忘不了,他们离开市场时那些商品的眼神。

平时了无生气的孩子都在看着他们,那一双双黯淡无光的眼珠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配上消瘦的脸颊和泛黄的肌肤,才让这些人偶般的商品们有了些许人类才有的执念……


或许……称为饿鬼更合适。


也许正是因为没有被强行消磨心智,爆豪胜己和轰焦冻还保留着反抗的想法和力量,也成为了极少数逃跑成功的人。

但就算再优秀,他们也是孩子,是两个年仅十岁的孩子,不论从魔法的使用上还是体力上都和成年人差太多了。


[树木啊,伸出你的足,阻碍那两个孩子的前行吧。]


“啊!”


“轰!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被树根拌了一下……”


“能走吗?”

“我试试……”


爆豪蹲下身摸索着找到轰,把他的右手挂到自己的颈后,搀扶着他站起来。


“好像脚崴了……”

“先……”


“先找个地方躲起来”这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身后又传来了吟唱咒语的声音。


[精灵啊……请在黑暗中聚集起来,给予我看清道路的力量。]


啧……要被发现了……


“没关系,这么暗的情况下,他的魔法起不了多大作用。”像是知道爆豪在想什么一样,轰压低声音提醒道。


经过之前的事情,爆豪对轰还是很信任的,对于他的说辞几乎没有怀疑。


“嗯……先躲起来吧……”说罢,爆豪搀着轰尽量安静的移步到灌木丛中。


正如轰焦冻说的一样,服务员握着的魔杖前端只聚集起了一个婴儿拳头般大小的光球,大概是可以照亮面前几步路的程度。


[果然在黑暗的环境下不太好用啊……算了……至少找逃跑的商品足够了。]


于是服务员便举着魔杖慢慢前进,偶尔蹲下盯着地面查看。长期流浪的经验告诉爆豪,服务员估计是在根据地上的痕迹找他们。


不过……这个服务员还真是蠢……


居然敢在森林里使用魔法……而且还是那种会发光的……


下车后,轰焦冻就有表示想要用魔法照明,却被爆豪一口否决了。

如果是在城市,用魔法照明是可以的,但在森林里不行。

森林是未知的,你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


先不说魔法使大多都是脆皮,在黑暗里用火或光都是很危险的。

曾经爆豪在一个小村落里顶撞了一个大人,被人家找了四五个打手追杀,最后迫不得已藏到周边森林里的一棵树上,对方咽不下这口气一直找到深夜,却因为拿着火把吸引了狼群。

那些狼把他们围在中间,任他们如何挥舞火把或呵斥都没有离开,狼群就这么等着,等到人类手中的火把燃尽,然后……

亏得狼不会爬树,才让躲在树上的爆豪侥幸逃过一劫。

从那以后爆豪知道了,绝不要轻易在森林里用任何东西照亮,尤其是在没有任何人保护的夜晚。


“嗷呜——”

不远处传来的嚎叫声吓得服务员一愣,他紧张的环顾了下四周,慢慢向后退了几步,然后拔腿就跑。


看……这不是来了吗?


注意到猎物想要逃跑的狼很快发动攻击,一只从左侧突然窜出扑倒服务员身上,张大嘴就往脖子处狠狠咬了下去。后赶来的几只也一起扑上去加入撕咬行列,在森林回荡着的惨叫声盖过了之前孩子们的自由宣言。


[啊啊啊啊啊——滚开!!滚开!!痛死我了!!!]


在灌木丛的某处角落里,两个孩子紧紧的抱在一起,爆豪捂住轰的嘴,示意他不要出声,被保护的少年点点头并捂上了自己的耳朵。


过了一会儿森林里慢慢飞出了萤火虫,是像浮动着的星星一样浪漫美丽的场景。然而现在还活着的两个孩子可没心情看这个,不远处的服务员随着时间的推移手脚不再抽动,似乎是已经死了,几匹狼见其不再挣扎便松口叼着他的衣领向森林深处拖去。


萤火虫给这个漆黑的夜晚带来了一点光明,给了孩子们些许安慰的同时也方便了捕食者。


“呼噜呼噜……”


一匹全身赤红狼用鼻子嗅了嗅地面,顺着气味来到灌木丛跟前,试着把自己的头拱了进去,毫不意外的发现了两个小可爱。它微微张开嘴看起来像是在笑一样,红色的眸子在萤火虫的冷光反射下泛着幽幽的光。


轰焦冻有些被吓到了,下意识绷紧身子根本不敢动,就在他认为自己要被吃掉了的时候,一个稚嫩但带着几分威严的声音响起了。


“滚。”


是……爆豪?


轰焦冻侧目先看了看友人,少年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完全可以让他断定刚刚的呵斥是爆豪本人了。还没来得及放松心情,凭着萤火虫微弱的光,轰发现本该是人类的爆豪,此时赤红色的瞳孔居然收缩成一条竖线!


爆豪……你究竟是……?


而他本人则是直勾勾的盯着那匹狼并努力和它对峙着,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身上发生的异样。


过了一小会儿,那匹红狼呜咽着把头移出了灌木丛。


“啊……眼睛好酸啊……”爆豪见狼退了出去便放松下来,用手揉了揉眼睛。当轰焦冻再偷偷查看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变回了原样。


“居然跑了?该不会是我把它吓跑的吧?”


“不知道……但它走了总归是好事。”


突然间,草丛里穿来了一阵摩擦声。


不是吧?!!还来啊!!!


紧接着就是狼“咕噜咕噜”的低吼声。


!!!!


这次真的要被吃掉了啊!!!!


两个孩子下意识的闭上眼抱成一团,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


“哎……在哪里呢?不是你说在这附近的吗?”


“啊呜。”


和狼“哈斯哈斯”流着口水的预想不同,先传入耳中的是温柔的女人的声音。


轰和爆豪各自微微睁开眼睛,透过灌木的缝隙看到了四只正对着他们的红色狼爪和一块黑色的……布?


“啊呜。”

“噫!”


狼一边叫着一边把头再次拱入灌木丛,把一张咧开嘴的长脸凑到两个孩子眼前,似乎是故意吓得两个孩子惊呼出声。

“啊哈,找到了。”


顺着女声传来的方向望去,上方的枝叶被一双带着黑手套的手扒开,露出了一张年轻女性的笑脸。


女子有着卷曲的绿发,两侧的脸颊上十分对称的四个较淡雀斑,比较圆润的脸让她看起来十分年轻,宛若十几岁的少女一般。


在看清彼此的同时,三个人都愣住了。


轰和爆豪惊讶于传说中的……魔女小姐?应该是吧?
居然有着这样一张童颜……


而绿谷出久在看到两人时,原本温柔的笑容在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如果能仔细端详她的面庞,一定会发现她的嘴角在微微抽动。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他们?


怎么会……又要再来一次了吗?


神啊……您真是过分啊……

tbc


[轰出/胜出]嗜甜24

ᝰ收尾ing

——————

“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还是这样啊……

轰焦冻看了桌面上的时钟,这通电话已经接通十分钟了,如果不想他打电话来的话只要把绿谷的手机关机就好,而且他也确信爆豪会这么做。

过会儿再打也许比较好。

距离之前电话过了约一个半小时,爆豪胜己才再次用绿谷出久的手机打电话来。

在此期间,轰焦冻不是没有尝试过电话轰炸。

开始时,电话那头还有欧鲁迈特象征性笑声的铃声,但很快就戛然而止。当他试着再次打过去的时候,得到的却是机械电子音的回复。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

轰焦冻眉头一皱按了结束通话的红色按钮,用看着他爸一样嫌弃加讨厌的表情对着自己的手机……或者说是对着之前通话的那个人。

爆豪胜己……拿着绿谷的电话了不起哦??!

就这样心焦如焚的等着,少年正坐在自己房间的矮桌前,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死死盯着桌上的手机。

这是他目前唯一可以得知绿谷消息的工具了。

当过了约一个半小时后手机漆黑突然亮起,轰焦冻在它发出铃声之前就抓了起来,按下绿色的通话键,放到耳边就是一声“喂”,动作快得都要令人咋舌感叹“真不愧是安德瓦的儿子”。

“哦……”

这小子怎么动作这么快……轰焦冻接电话的速度反倒让打电话的爆豪胜己吓了一跳。

“为什么突然挂电话?”心急的少年迫不及待的质问道。

“……只是想到了些事情。”爆豪胜己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道,“比起这个,橡皮头之前来电话了。”

“是我一开始打电话被告知通话中的时候?”

“啊?啊……应该是吧。”

“那么相泽老师说什么了?”

“个性解除的方法。”

“什么?!”这样简短的一句话让轰焦冻大吃一惊,“查出来了吗?!”

“嗯……”

爆豪胜己拿着手机面向病房外站在窗边,在他身后,绿谷出久正呼吸平稳的躺在床上,轻阖的双眼偶尔颤动了一下,似乎在做梦。他回头看了对方一眼,便又把头转向窗外。

今天是满月啊……

“我先把橡皮头说的告诉你。”

“这个个性会让被影响的人会变得越来越爱吃甜食,甚至不吃主食,但却不会觉得饿,只会因为营养跟不上而越来越消瘦。

如果靠近对自己抱有好感的人会觉得对方也是甜的,会不由自主的靠近对方,想要身体上的接触。互相接触可以暂时缓解嗜甜的症状,而解除方法是有好感的人的真情表露。”

“就……这样?”

“对,和你的状况很符合。而且你说过,废久觉得你身上很甜、有抹茶味,但当时你并没有带类似的点心对吧?”

“是,当时我带的是焦糖味的饼干。”

“没问你这个!”

“哦。那绿谷呢?他怎么样了?”

“没事了,我把医院的地址发给你,你过来解除个性吧。”

“是吗……太好了……”

听到心上人平安的消息,轰焦冻由衷的感叹道,同时紧绷的神经跟着松懈了,平时面无表情的脸上也带上了一丝微不可见的笑容。

“谢谢你,爆豪。”

“……”

听着对方的语调,爆豪胜己沉默了一小会儿,自言自语道:“果然……你这家伙……”

“嗯?爆豪?你刚刚说什么了吗?”

轰焦冻虽然把手机放在矮桌上并开着免提,但当得知自己可以解除绿谷身上的个性时,他就已经去换衣服准备出门了,外加爆豪胜己说话的声音很轻,他并没听清。

“没什么,地址我发给你了。赶紧过来!老子可不想为了一个废久浪费睡觉时间!”

“不用你说我也会的。”

“行,那我挂了,你动作快点。”

“嗯……对了!爆豪!”

“干嘛?!”

“真情表露……是要怎么做啊?”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让我们来倒计时一下。

3,2,1……

“TM老子怎么知道啊!!要解除个性的人是你吧!!自己想去啊!!!”

“哦。”

爆豪胜己突如其来的咆哮吓了轰焦冻一跳,此时的他已经在街道上向着医院的位置奔跑了,吼完之后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但这并不打扰他的好心情,一想到可以见到绿谷,轰焦冻就觉得自己的心跳越发高亢起来。

啊……真是的……快点……再快一点吧……

身处异地且怀心思的的两位少年,一人怀着喜悦,一人五味杂陈,两人的所想却在这个时候意外重叠起来。

tbc

——————

可能有人会觉得剧情有断层或者接不上的感觉,在此声明,不是因为我忘剧情了,而是特意这样安排的。

当中缺少的一部分就是咔酱和轰君电话中断的一个半小时左右的时间里发生的,最后会作为番外放出。

之前也有人站cp股,我自己也在纠结怎么给出一个比较合适的结局,不论是单纯的轰出或者胜出,我都觉得不合适也太过草率了。

最终决定是以表结局轰出里结局胜出,且是有这样一个倾向的开放性结尾,这是我觉得最符合目前剧情发展的答案了。

如果让各位觉得不满了,我在此道歉,但这是我自己思考得出的结论,就算被反驳也不打算改。
如果觉得不能接受,那么在这里就可以选择不看了。

最后,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阅读,谢谢。

[胜出轰出]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4

ᝰ一不小心就2500+了……

ᝰ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ᝰ小久终于出场了

——————

“呼……呼……呼……”

靠在椅背上的服务员睡的很熟,随着马车的颠簸前后左右摇摆着,大张的嘴边流下了一道透明的液体。

吵死了……

听着服务员响亮的呼噜声,原本趴在座位上装睡的爆豪胜己腹诽道。

他虽然醒着,但为了保证逃跑的成功率还是继续装睡了一会儿,见对方的呼噜声并没有要中断的迹象才坐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了……

爆豪胜己蹑手蹑脚的离开座位来到马车门,微微踮起脚尖看了看车窗外。外面一片漆黑,只能借着马车外微弱的灯光隐约看到树木的轮廓,看来应该到森林附近了。

他尝试转动了一下门把手,不出意料的发现是锁上的。

估计是在我们睡着之后上锁的吧……毕竟如果让宝贵的商品逃跑了可不好。

至于钥匙……

少年回头看了一眼睡的和死猪一样的服务员,他约摸着应该在其西装外套的内侧,因为这家伙每次拿到钱了都往那里放。

但还是先不要贸然行动比较好,他可不敢保证自己有能力拿走马车钥匙还不弄醒服务员。

了解完大致情况,他轻轻拍打着轰焦冻的肩膀决定先把他叫醒,也许这位贵族少爷会有什么办法。

“喂……阴阳脸……阴阳脸……醒醒……”

“嗯……”

被叫醒的少年微微睁开眼,皱着眉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在瞟到熟悉的淡金色和红色后才松开眉关,俨然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现在……几点了?”

“我怎么知道!”爆豪胜己压低嗓门说道,“只能确定是晚上……”

“哦……”轰焦冻趴在位置上揉了揉眼角后,一双异色瞳似乎大了几分,看起来也精神了些许,“那我们什么时候走?”

“很快……但是要先拿到马车门的钥匙,这家伙把门锁了。”说完,爆豪胜己顺道回头看了服务员一眼。

嗯,死猪一头。

“爆豪你打算偷钥匙吗?”

“是啊,不过有可能会弄醒他吧?要不你帮我盯梢吧?”

“……”

看着眼前笑嘻嘻的同龄人,轰焦冻坐起身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半红半白的前刘海垂到眼前挡住双眸,让爆豪胜己看不真切他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他重重的呼了一口气,仿佛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开口道:“我有更好的方法。”

不出意料的收获了对方一张有些疑惑的脸。

“请你抓住我的手,爆豪。”说着,轰焦冻向爆豪胜己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接下来我会用魔法让他们睡着,在我念咒语的时候请不要松开手,不然可能会让你也受影响,等我念完后赶快去偷钥匙。魔法持续时间不会很长,所以动作要快,明白了吗?”

爆豪胜己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轰焦冻,他是头一次见这个沉默寡言的少年一口气说这么多话,惊讶的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而且……刚刚他说了什么来着?魔法?睡着?原来这家伙不单单是普通的贵族少爷啊?!搞了半天是会魔法的啊!!!

……啧。

惊讶之余,爆豪胜己很敏锐的在自己心中察觉到了些许不甘和……危机感?

下意识的回过头,发现服务员压根就没有要醒的意思。

不是他……那么……

他慢慢转过头看着像自己伸出右手的轰焦冻,对方的眼神带着他从未见过是坚毅。

……是阴阳脸?

这种感受从何而来年仅十岁的他并不知道,也不明白为何会有这样的情感。

当时年幼的孩子只能暂时把原因归咎于“轰焦冻要比我强”这样一个认知上,而这些情感产生的原因是因为有那么一瞬间,爆豪胜己觉得自己输了。

但是,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我知道了。”爆豪胜己笑着回答道,同时用自己的右手握住轰焦冻的右手,“开始吧,你的方法要可靠多了。”

“……嗯。”

¹

很快,异色瞳的少年嘴里念念有词,伴随着他忽高忽低的语调,服务员的鼾声越发响亮,同时马车的颠簸也逐渐减小,在轰焦冻快吟唱完咒语时停下了。

字词在一旁的爆豪胜己听来无比简单,只是一个十岁孩童用稚嫩的嗓音吟唱咒语而已。

为什么……?有种……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的感觉?

“去拿钥匙吧。”

还没来得及细想,轰焦冻就出声提醒打断了他的思路。

“……好。”

随即,少年灵活的爬上座位来到服务员身边,直接拉开对方的西装领口,很快从衣服内侧的口袋摸出了一把黄铜色的钥匙并丢给友人。

一旁的轰焦冻早就在车门边等待,接过钥匙后直接把其插入锁孔、转动钥匙、转动门把手,动作一气合成。

两个孩子跳下马车头也不回的往森林深处跑去,一边跑一边笑,比起在庄园里的老成,现在快乐的模样才像是十岁孩子应有的快乐。

“我们自由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孩子们爽朗的笑声在夜晚寂静的森林中传的很远。

惊动了晚间休息的鸟类,吓得它们“扑喇喇”的飞到森林上方,盘旋几周后才回到窝中。

吵醒了因为魔法失效而醒来的服务员,发现商品不见后的大人气急败坏,从西装内侧抽出魔法棒就往森林里走。

同时,还惊扰了正坐在壁炉边的摇椅上闭目养神的魔女²小姐。

绿谷出久双足点地停下了摇椅,慢慢睁开了双眼,黑暗环境让她原本如森林一般包容的绿色双眸带上了不少阴霾,但壁炉中跳动的火舌又给她的眼底添上了些许暖橙色,宛若在黑暗之中燃起的希望之火。

“稚嫩的声音……孩童?这么晚了?嗯……有些许魔力反应……成人……不对……是魔法使³吗?还是去看看吧,反正也睡不着。”

说完,魔女小姐起身伸了个懒腰,因为久坐不动的关系骨骼发出了轻微的“噼啪”声,任由绿色的及腰长发随意滑落。

她提起白色家居裙触及地面的裙摆,光着脚走出了客厅,关上门后,空荡荡的室内只有火焰舔舐干柴让其轻轻尖叫的炸裂声在回响。

tbc

——————

备注:

1:用<>括起来的部分是咒语,是施展魔法的必要条件。

咒语的种类有很多,效果也不同,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视吟唱者的说辞而定。

例如轰所说的:

“精灵”是请求的对象。

“给予他们短暂的安宁与平静”是请求。

拉着爆豪的手表示其为自己人,不算在“他们”的范围内,所以起效的对象只有服务员和马车夫。

2.魔女:

普遍情况下为魔物与人类的混血儿,且多为女性,具有极高的魔法素质,外貌会有魔物双亲的部分特征,被称为“witch”,意为女巫或魔女。

还有少数部分是因为被人类社会排挤而被冠上魔女之名的人类女性,也被真正的魔女们叫做“wretch”,意为可怜的人。

多数情况下,witch的魔力素质大于人类但小于魔物,极少数的素质可以媲美魔物甚至更高。

3.魔法使:顾名思义,是可以使用魔法的存在(包括人类、魔物、魔女及未被发现可以使用魔法的一切事物)。

但在人类社会中是指被认为是具有魔法素质的人类。

感谢:400粉了!!!

谢谢大家喜欢!!还是和之前一样,有什么想看的可以在下面评论。

[轰出/胜出]嗜甜23

ᝰ这里基本上就是理细节和设定了

ᝰ感觉快结束了(ー ー???)

——————

“……这和绿谷有什么直接关系吗?”轰焦冻犹豫了一会儿,试探性的开口问道。

过于冷静的爆豪有点吓人,是偏惊悚的那种吓人,突然有些担心未来可能被他抓捕的敌人了。

而且还专挑这件事问……

从个人情感上来说,轰焦冻并不是很想把这件事告诉爆豪。

一般情况下,谁会把和自己喜欢之人独处的经历告诉极有可能为情敌的存在?

但联想到之前体育课上相泽老师把他私下叫出去的情况来看,爆豪知道的细节可能要比自己多些。

所以这件事又极有可能与绿谷身中的个性有关,更准确的说可能是和解除方法有关吧。

突然间,轰焦冻的脑海里闪过一个片段,然而很快就被某只人形自走炸弹君给搞没了。

“让你说你就说!”

下一秒手机内就传来了故意压低音量的咆哮。

啊……瞬间就不吓人了……是平时的爆豪……

“就算你让我说,至少告诉我原因吧?是和绿谷中的个性有关吗?”

“……”

见爆豪胜己没有立刻回答,轰焦冻就知道自己压对了。

“啧......”爆豪胜己不满的咂舌了一下,“哪来这么多废话,你只要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就行了,结束后我会告诉你废久病房的位置的。当然,前提是你不要骗我。”

“我知道了,我把午休时的事情告诉你。当时......”

"从食堂那会儿开始讲。"

正当轰焦冻准备只陈述事实,略过个人情感和各种揩油吃豆腐的香艳场景时,电话那头的人仿佛猜到了他的小算盘一样出声打断了。

“......哦。”

“当时丽日同学和饭田同学在和我说......”

"重点!!"爆豪胜己不耐烦了,这个阴阳脸愣成这样怎么当的保送生?!!

“重点?”

“就是废久......抱着你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

真少见......爆豪居然会迟疑......害羞了吗?

"让我想一下......"

说完,轰焦冻继续努力回想之前被爆豪吓得忘记的片段。

他记得......当时......绿谷好像说了......

[轰君坏心眼,明明有抹茶味的点心,却还要拿饼干玩我。]

[轰君身上的抹茶味好香……好像还有栗子的味道……甜甜的……]

而他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并没有带任何抹茶味的点心。

"当时......绿谷好像说我身上有抹茶和栗子的味道,闻起来很甜,但当时我并没有带任何与抹茶相关的东西。有什么帮助吗?爆豪?"

听到这些,爆豪胜己不禁瞪大了双眼,之前废久无意识冲自己说的话重击着他的神经。

[柠檬糖的味道……好甜……你……闻起来……很好吃……]

这个发现让他不由得吓了一跳,这个个性影响的不止废久一个人吗?!!!!范围性的吗?那到底还有多少人??!

轰焦冻说完之后,电话那头的人很久都没有说话,只能听到些许女性的叫喊声和男子的对话声。

“爆豪?”

“我......之后再打给你。”

摞下这句话后,爆豪胜己就挂了电话,留给轰焦冻的只有让人不知所措的忙音。

tbc

emmmmmm其实还是挺准的,做了两次,第一次是佛系写手(没存图……),当时就一副“喵喵喵???”的感觉,也经常被周围人说挺佛系的(ー ー゛)。
大概就是说逻辑力比较强,可能是因为选了2345个左右的中立选项的关系。
第二次是记者型然而没什么自觉hhhhh还有“爱的战士”是什么鬼啊hhhhh又不是老虚……
好吧好吧……其实还是有一点的……ㅍ_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