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子汋

最近吃小英雄,小久是真的可爱!他是天使!

嗜甜番外1

ᝰ轰出

ᝰ说好的番外

ᝰ两人成年交往设定

——————

1.

英雄焦冻是一位十分杰出的职英。

冷静的态度,高效的办事率,工作时和私下的反差萌也很有意思。

比起他的老爸安德瓦,有着一张帅哥脸的他明显受欢迎多了。

女友粉妈妈粉姐姐粉黑粉cp粉……

总之圈粉无数人气很高就是了。

2.

英雄人偶也是一位非常杰出的职英。

为人善良友好又有正义感,对小朋友还非常温柔,同时也深受孩子们的喜爱。

有许多女友粉姐姐粉的同时,最多的还是妈妈粉。

经常有粉丝表示英雄人偶的娃娃脸很显他年轻。

3.

两人所属于不同的事务所,偶尔还会在工作上碰到。

两大英雄的碰面总能引起粉丝们的高分贝尖叫。

4.

有一次两人被事务所安排参加同一个综艺节目。

节目组明显是做好准备的,从两人的学校交友经历到恋爱理想型,再到工作细节一一问下来。

搞的绿谷出久很是无奈,轰焦冻全程保持面瘫脸。

5.

当问到恋爱理想型的时候,各大粉丝几乎都死死盯着电视,已经隔着屏幕准备记笔记了。

绿谷出久挠了挠自己的脸颊,腼腆的说:“嗯……理想型吗?应该是我喜欢着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喜欢着我的这种吧,其实不要整天吵架闹变扭就好。”

啊……这样的人的确有一位呢……

众粉丝不约而同的想到一个人。

在执行任务的爆豪胜己莫名打了喷嚏。

6.

当问到轰焦冻时,对方歪着头想了很长时间,最终一本正经地说了一个要求。

“强的,至少不能弱我太多。”

完了。

粉丝们纷纷瘫倒在沙发上,比您强或者差不多的能有几位啊!

除了原雄英A班的那几大巨头之外还能有谁啊!

7.

当主持人问到有人目睹两位似乎住在一起时,轰焦冻难得抢话了。

“我们在合租一间房子。”

“职英的工资是比我们想象的少吗?”主持人立刻反问道。

“不。”轰焦冻冷冷的回答道,“我们只是在存钱而已。”

轰焦冻在说完的同时,绿谷出久的耳朵红了。

8.

很快两人就结束了合租的生活,直接在到各自事务所距离适中的地方选了个房子。开始同居生活的同时,在网络上发了两人搬入新家的照片。

轰焦冻偷拍了在搬东西的绿谷出久,绿谷出久偷拍了在低头发照片的轰焦冻。

两人先后在各自的网络账号上发了对方的照片。

速度快到没有给人们一丝丝防备。

cp粉高举胜利的大旗。

9.

然而虽然两人同居了,但还是因为工作忙,很少在家团聚在一起。

经常一人晚回家,或两人都不回家。

10.

如果是绿谷出久晚回家,轰焦冻会一直在沙发上等人回来,看着对方把热好的饭菜吃完,并趁对方洗澡的功夫溜回房间装睡。

在绿谷出久躺下后,像八爪鱼一样把人抓到怀里,随后常年累月的警戒感就被他打包踹飞了,把人像抱枕一样抱着睡到天亮。

然而有时候因为睡姿不好,把对方抱的太紧在半夜中憋醒的情况也是有的,绿谷出久戏称这是轰焦冻独有的撒娇方式。

如果是轰焦冻晚回家,绿谷出久会睡眼朦胧的爬起来给他热饭、放好洗澡水,然后渡回房间睡觉。

等轰焦冻回房间后会在床上发现一只熟睡的绿谷出久溜着床边蜷缩着。他熟练的把人从床边抱回怀中,在对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后,便和往常抱着人睡觉了。

在黑暗中,两人互相依偎着,嘴角都带着对方看不到的微笑。

感谢

哇……不知不觉粉丝都破一百了……
在这里感谢大家的厚爱(鞠躬)。
既然粉丝都破百了,那就发点福利好了。

欢迎各位点文(提供梗也可以),第一个在这个帖子中的评论,我会写一个短篇。

以及之前问过的番外,因为投大三角和轰出的人数是一样多的,所以各有一篇。(突然担心自己能不能还完债……)

总之,我会努力的,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

[轰出/胜出]嗜甜9

ᝰ轰出糖

——————

设定:

出久在休息日出去玩的时候帮助了一个走失小孩找妈妈,在这过程中因为小孩情绪不稳发动个性导致出久极度爱吃甜食,而出久本人不知道。

中了个性的人会变得越来越爱吃甜食,甚至不吃主食。但却不会觉得饿,只会因为营养跟不上而越来越消瘦。

如果靠近对自己抱有好感的人会觉得对方也是甜的,会不由自主的靠近对方,想要身体上的接触。互相接触可以暂时缓解嗜甜的症状,解除方法是有好感的人的真情表露。

——————

看到绿谷出久突然落泪,旁边一向冷静的轰焦冻也慌了神。

绿谷哭了?为什么??

饭团不好吃吗?不……他之前说了很好吃……那就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什么原因???

怎么就突然哭了呢???

虽然之前体育上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第一轮比赛结束后哭的稀里哗啦……但完全不能作为参考啊……

难道是因为自己做了什么吗?

轰焦冻快速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自己的所做所为,发现似乎并没有什么戳中绿谷泪点的行为。看着对方的眼泪跟不要钱一样的往下掉,本人好像还没有要去擦的迹象,只是任由泪水打湿了校服的下摆。

轰焦冻觉得自己的心口也莫名难受,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好看的眉头都皱在一起了。

……当务之急应该是安慰他比较好吧?

但是要怎么做?

就只是思考安慰绿谷出久的方法,他都觉得自己的大脑不够用了。平时训练出的判断力、分析力、应对方法在这一刻统统都不管用了。

那个混账老爹教了他战斗的方法,却没教过他安慰人的方法。
而事实上安德瓦他本人也不怎么会哄孩子……

安慰人的方法……好像……的确有一个。

“绿谷。”

“嗯?轰君?!!”

轰焦冻是妥妥的行动派,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当他觉得这个方法可行后,身体就顺从他的意愿动了。

他先喊了绿谷出久一声,让对方转移注意力到他身上,这样一来绿谷就会暂时性的不哭了。随后他半跪在台阶上,直立着上半身抱住绿谷出久,把他那个绿色毛绒绒的脑袋按到了自己的胸口处。

他轻轻的把下巴搁在对方的头顶,一手把对方揽在怀里,一手轻轻的摸着对方后脑的头发,用这种方式类似安慰小孩子的方式安慰着绿谷出久。

整个过程发生的非常快,以至于绿谷出久反应过来并惊叹着叫出声来时,他已经被轰焦冻抱在了怀里。

“那……那个……轰君……”

“抱歉,绿谷。”在他还没发言的时候,轰焦冻线打断了他,“也许我的行为让你困扰了……但是这是我唯一想到的安慰你的方法……小时候……我的母亲也是这么安慰我的……所以……”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又顺了对方柔软的头发两把,似乎是在组织语言。

“你可以多依靠我一点,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朋友”,这个词的说法其实让轰焦冻觉得并不贴切,但一时半会儿他的找不出合适的词,就这样说也许比较好。

绿谷出久被迫贴在对方胸口,两人的距离如此之近,近到他可以听到轰焦冻胸膛里那颗心脏跳动的声音,可以听出这个一向冷静的人心跳速要比一般人的情况要快一些,甚至可以听到自己也逐渐加快的心跳频率和对方的一点一点重合。

想必轰君应该是第一次安慰人吧,抚摸自己头发的手指力度很轻,虽然有些颤抖但的确有在一点点的安抚自己的心。

和妈妈的拥抱不一样,在轰君的怀里感觉很安心。

还有,那股之前闻到的抹茶香更加浓郁了,抹茶有些苦涩,甜栗子那种香甜软糯的感觉近在咫尺。

是因为近距离接触的关系吧,绿谷出久如此想到。

“嗯。”

绿谷出久也放下了手中的饭团,双手环上了轰焦冻的后背,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应了一声。

啊……是这样啊……

吹进房间里的风,是温暖而何旭的风啊。

tbc

——————

写到我自己牙疼……

[轰出/胜出]嗜甜8

ᝰ胜出的糖……带点玻璃渣(?)结束

ᝰ轰出糖准备

——————

设定:

出久在休息日出去玩的时候帮助了一个走失小孩找妈妈,在这过程中因为小孩情绪不稳发动个性导致出久极度爱吃甜食,而出久本人不知道。

中了个性的人会变得越来越爱吃甜食,甚至不吃主食。但却不会觉得饿,只会因为营养跟不上而越来越消瘦。

如果靠近对自己抱有好感的人会觉得对方也是甜的,会不由自主的靠近对方,想要身体上的接触。互相接触可以暂时缓解嗜甜的症状,解除方法是有好感的人的真情表露。

——————

爆豪胜己低头看着自己的幼驯染,在阴影的笼罩下,绿谷出久的瞳色失去了光泽,再次变回深绿色。

也许是因为俯视对方带来些许优越感的关系,爆豪胜己并没有冲绿谷出久发火。

“那个……小胜……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呢?”绿谷出久胆怯的偏移视线并退开了几步问道。

“啊?这件事应该我问你才对吧!你给我站过来!”

爆豪胜己看见他躲自己的这幅模样就火大,短暂的平静分分钟破功爆炸。

绿谷出久被凶了之后更怕,只好低着头磨叽回原来的位置,还被对方嫌弃动作太慢。

“喂,你最近很奇怪啊。”

“……”绿谷出久迟疑了一下,思索出自己认为符合条件的答案回答了对方,“小胜是指之前去医务室的事情吗?那个只是我怀疑中了奇怪的个性才去检查的,其实没有什么……”

“废久,我要听的不是这些。”

绿谷出久听到来着上方的质问,故意压低的声线让他下意识哆嗦了一下。

哪怕已经过了初中那段日子,哪怕自己已经有了个性,哪怕自己已经改变了些许,爆豪胜己给绿谷出久心理上的烙印也不会淡去,只是随着时间的发展相对以前而言愈合了一些。

他还是绿谷出久恐惧、羡慕并憧憬的对象。

“那个半边混蛋,对你很上心啊。”

“不是的……”绿谷出久说话的声音更加小了,甚至他都可以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轰君只是……关心同班的……同学……”

“……”

绿谷出久全程低着头,他不知道自己的回答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也不知道爆豪胜己此时是什么样的表情。

他既不清楚,也不敢去看。

他有时候真的不知道爆豪胜己在想什么。

过去如此,现在也是。

等待结果的过程其实很短暂,但对他而言就是漫长且安静的死刑。

他可以看见自己红色的鞋尖和小胜的鞋尖,可以看见自己紧握的双拳,可以听到天台上铁丝栅栏颤动的“咔嚓”声,可以听到来自上方沉稳而平缓的呼吸声。

由于害怕答案,他干脆选择了闭上眼睛。

“是这样啊。”

爆豪胜己只是短暂的说了这一句。

下一秒,绿谷出久猛地睁开眼睛,发现地上的鞋子只可以看见他自己的,便抬头四处张望。

“小胜!”

他呼喊着对方的昵称,爆豪胜己像没听见一样加快步子离开了天台,只留下他一个人在那里站着。

小胜……到底想和我说什么呢?

绿谷出久一边推开天台的门,一边思索着不可能的答案。他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小胜并没有把他想问的说出来。而自己,似乎也没有给出对方想要的答案。

唉……自己果然还是需要加油呢……

“绿谷。”

“轰君?为什么在这里?”

看见来的人是轰焦冻,绿谷出久瞬间觉得放松了许多。心里暗暗庆幸,不是来找自己算账的小胜真是太好了。

“来给你送午饭的,你还没吃过吧。”轰焦冻在走上台阶的同时解释了自己找人的目的,“我听饭田说了之后就去拜托厨师做了点饭团。”

“嗯,谢谢你。”绿谷出久笑着道谢并接过塑料袋,往里面看了看发现一共有五个包好的饭团。除此之外好像还有一张纸,好奇之余他就拿出来看了一下。

“出久君!这些饭团你一定一定要吃完哦!”

这句话是用粉色的笔写的,看样子应该是丽日御茶子写给自己的。

“绿谷君,挑食是不对的,所以我们就拜托轰同学去找你了,并嘱咐他一定要监督你吃完。千万不要把身体累垮了。”

这句话笔迹工整有力,用的是蓝黑墨水,这让他想到了饭田天哉。不过结尾处画的一副眼镜……估计是丽日同学的杰作。

看着这些话,绿谷出久笑得更开心了。

朋友的关心,他确确实实收到了。

干脆他直接坐到楼梯上,招呼轰焦冻坐到自己旁边后,打开包装大口大口的吃起饭团来。

两人就这样在台阶上并排坐着,绿谷出久负责吃,轰焦冻负责盯着绿谷出久吃。

“好吃吗?”轰焦冻看着正大快朵颐的绿谷出久问道。

对方很用力的点头回答了他,似乎没办法空出嘴来说话啊。

“那就好,看来我要求的细节厨师都好好做到了。”

“!!!”

“慢一点,没人和你抢。”轰焦冻见绿谷出久突然脸色一红,估计是吃太急噎着了便赶忙帮他拍背顺气。

“呼……谢谢你,轰君。”缓过气来的绿谷出久终于有空和轰焦冻说上话了,“你刚刚说什么?”

“这些饭团是我跟厨师说,让他按照我的要求做的。”

“诶!”

“不好吃吗?”

“不!不是的!非常好吃!真的……”绿谷出久放下手中的饭团,看着那张纸条和手中的饭团,笑着自言自语道,“只是……感觉我给你们添了好多麻烦啊……被朋友关心什么的……是我在初中的时候完全想象不到的……”

说到这里,绿谷出久的眼泪就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绿谷出久想起了自己过去因无个性被嘲笑、被欺凌的过去。

虽说他不在乎这些,但并不代表这些过去没有伤害到他。

过去的经历就像是堆积在他心房里的灰尘,虽然已经沉积下来了、扫到某个角落里去了,它们也没有消失。

只是在某个契机下,被从窗户外吹来的风“呼”地吹起,再次四散飞舞充斥了整个房间。

那个时候谁都看不起他,唯一真正包容他的是母亲。虽然真正对自己采取威胁的只有小胜一个,但同学们孤立他的冷暴力也是真的。

他几乎就没有在初中体会到朋友的温暖过。

而现如今朋友的关心,与他的过去一加比较反差就更明显了。

体会过寒冷的人,会更加珍惜温暖的存在。

tbc

——————

下章轰出糖。

【嗜甜7 的科普贴】
p1是从百度上找的,因为颜色好看第一眼就相中了,后来就到处在网上找晴水翡翠这一品种的图。

p2就是文中爆豪妈妈给咔酱看的那块,雕的也许应该是中国神话中的某只神兽,但我比较孤陋寡闻就当豹子处理了……(感觉超级抱歉的……)

晴水翡翠在这里我取的是“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之意。

云南的五月份即进入雨季,小雨一下连续几日都是挥洒缥缈连绵不绝,雨中的云南景色与往日相比更是如梦似幻,更能让人体会到“客舍青青柳色新”的感觉。

当然小雨总会有间歇的时候,此时若是向湖水中望去,就会发现正宗的原始版的“晴水绿”。本来是湛清的湖水在雨后蔚蓝天空的映射下,那均匀而又淡雅的绿色,就是这种晴水绿,就是这种绿。
(以上选自百度)

因为实在是太喜欢动漫第二季op1中小久望着天空时的瞳色了,感觉特别好看。只恨自己文笔不好表现不出来_(:з」∠)_

红宝石被誉为“爱情之石”,象征着热情似火,爱情的美好、永恒和坚贞。(以上选自百度)
而鸽血红就是红宝石里面等级最高的。
而产出于缅甸的红宝石,因为颜色分布不均会呈絮状(也叫“糖蜜状”)。鸽血红却因为如同当地一种鸽鸟胸部鲜血一样而得名。
(以上出自搜狗)
以及,红宝石是七月的生辰石,小久的生日是7月15日。

——————
_(´ཀ`」 ∠)__     ←死扣细节的我

不好意思,发个糖还要发这么隐喻。

[轰出/胜出]嗜甜7

ᝰ还是胜出

ᝰ轰出党怕是要再等等了

——————

设定:

出久在休息日出去玩的时候帮助了一个走失小孩找妈妈,在这过程中因为小孩情绪不稳发动个性导致出久极度爱吃甜食,而出久本人不知道。

中了个性的人会变得越来越爱吃甜食,甚至不吃主食。但却不会觉得饿,只会因为营养跟不上而越来越消瘦。

如果靠近对自己抱有好感的人会觉得对方也是甜的,会不由自主的靠近对方,想要身体上的接触。互相接触可以暂时缓解嗜甜的症状,解除方法是有好感的人的真情表露。

——————

“天台?小胜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绿谷出久环顾了一下四周,天台上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今天的天气不错,绿谷出久如此想道。

天空是漂亮的蔚蓝色,还有一些比较大片的云漂浮着,偶尔会顺着风向遮住太阳很长一段时间。

他抬头看着天空,觉得少有的放松了一点。

过了一会儿,白云被风吹走了,阳光再度照了下来,他便举起右手挡在自己眼前,希望借此可以遮挡一些。

这一举动都被爆豪胜己看在眼里。

被风吹起的绿色发梢像水中的海藻一样,柔软的、慢慢的浮动着,撩的人心里痒痒。绿谷出久的瞳色原本是深邃的祖母绿,在天空的印照下透着一些蓝色。

像什么呢?

爆豪胜己脑海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他一时半会儿还真没找到合适的形容词。

“老公,你看这个好不好看?”

“嗯?什么什么?这个还真是不错呢。”

“对吧对吧!这个颜色可好看了!我第一眼就特别喜欢!”

“既然你喜欢就买吧。”

爆豪光己从后方环住自己老公的脖子,把手机递到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对方面前。

估计又看中什么东西准备网购了,爆豪胜己腹诽道。

“老太婆你又看中什么了?”

洗好碗的爆豪胜己走到父母身边,差点没被自家母亲用手机糊了一脸。

他的反射神经一向出色,眼睛很快适应了极近的距离,却出乎意料的撞入一片绿色中。

爆豪光己给他看的是一块翡翠,没有很花哨的雕花,刻的是一只匍匐趴着的豹子。它趴在黑色的底座上,整体呈通透的绿色,也许是因为打了光的关系隐约透着一些蓝色,既不明显也不唐突,只是均匀的融在绿色中,却显得整体更加有灵性。

那一瞬间,爆豪胜己为数不多的觉得自家老太婆眼光不错,甚至连他第一眼都觉得有些好看。

当然也仅仅是一瞬间,嘴上他绝对不会说好看,绝对不会。

“什么啊……不就是块破石头吗?”

“你说什么?!臭小子!你给我听好了!这可是……”

晴水翡翠。

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此时的瞳色终于想到了一个合适的形容词。

啊啊……

对了,就是这个颜色的。

他虽然成绩优秀但也不是诗人,只是那一刻,他衷心的这么觉得。

如果温柔有颜色,一定是晴水色的。

温暖而明亮,没有阴影遮挡,只是这样望着天空,带着希望的颜色。

是他的颜色。

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所拥有的颜色。

想到这里他干脆走到对方面前,用身高的优势挡住了上方刺眼的阳光。

“觉得刺眼就不会不看吗?”

“啊……抱歉……刚刚觉得天气太好……就不小心……”

“切,废久就是废久。”

嘲讽换来的是对方抱有歉意的微笑。

并不是爆豪胜己不仰望天空,只是有些东西需要藏在阴影里。

比如说藏在那双处于逆光之下的鸽血红般的眼睛。

tbc

——————

个人对小久的情感进度条↓

咔酱:■■□□□□□□□□

轰总:■■■□□□□□□□

关于晴水翡翠我等一下会有一个小小的解说【因为文笔不够,还要特地开个解说(捂脸)】

会让轰总的进度条赶上去的!

[轰出/胜出]嗜甜 6

ᝰ胜出的醋味糖

——————

设定:

出久在休息日出去玩的时候帮助了一个走失小孩找妈妈,在这过程中因为小孩情绪不稳发动个性导致出久极度爱吃甜食,而出久本人不知道。

中了个性的人会变得越来越爱吃甜食,甚至不吃主食。但却不会觉得饿,只会因为营养跟不上而越来越消瘦。

如果靠近对自己抱有好感的人会觉得对方也是甜的,会不由自主的靠近对方,想要身体上的接触。互相接触可以暂时缓解嗜甜的症状,解除方法是有好感的人的真情表露。

——————

“那个……绿谷你刚刚说……”

“嗯?轰君身上的抹茶味好香……好像还有栗子的味道……甜甜的……”

轰焦冻对着现在挂在自己身上的绿谷出久问道,但对方却似乎没有在意自己的话,反而把头往自己左侧的颈窝里再往深处埋了一点,满足的嗅着自己耳后的那并不存在的味道,卷卷的发尾蹭得他觉得脸颊有些发痒发烫。

一定是没控制好个性的关系,轰焦冻如此安慰自己道。

在这个人来人往的餐厅里,他们就维持着这样的姿势站着,也有几个同学好奇地询问情况,却被轰焦冻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搪塞过去了。

明明才抱在一起几分钟都不到,对于轰焦冻来说像是一个世纪一样漫长。只是不同于小时候痛苦的训练时光,这样的过程漫长又温暖。

所以他总是想贪心一点,想更多的得到一些绿谷的温暖,而身体也顺应着他的心情这么做了。他慢慢放下了左手,动作缓慢得怕把靠在自己肩头的小兽惊走一样,先把饼干塞进了绿谷的校服口袋。做完这些发现颈项处的呼吸还是很均匀,也许对方并不在意这些,便慢慢把手向上移动。

却在要碰到绿谷出久腰际的时候被人挣脱……

不,是被人抢走了。

“诶诶诶?!”绿谷出久还沉浸在轰焦冻甜甜的气味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轰焦冻塞给自己的饼干、自己被人围观以及背后有人靠近,就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提着校服后领子远离了抹茶味的怀抱。

下意识回头就看到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灿烂的不能再灿烂的笑脸。

“小小小小胜……”

这张笑脸从小到大不知道给了他多少心理阴影了,每次只要爆豪胜己脸上不是杀气腾腾的表情,而是像这种非常正常开朗的笑容,都是他收到嘲讽和难堪的时候。

更何况现在对方还提着自己的领子,吓得绿谷出久更加是害怕。他整个人被提着后领双脚微微踮着地面,看着发小全身抖的颤颤巍巍,就连叫出对方的昵称都是抖的。

“找到你了,废久。”

——————

一路上,绿谷出久只是低着头跟着爆豪胜己的步伐,两人一前一后的在走廊上走着。

这个时候大家都去吃饭了,根本没人留在教学楼里,再加上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交谈,在无声的走廊上只有脚步声和尴尬的气氛在回响。

对方没有说要去哪里,只是让他跟着而已,所以他也唯唯诺诺的跟在对方身后。

就像以前一样。

他稍微抬头看了一眼发小,见对方似乎没有发现他的视线,便胆子稍微大了一点仔仔细细的打量对方。

淡金色的短发就如他的个性一样,就像一个爆炸集团的模样看起来很硬,估计手感也是有点扎手的吧。

从国中起就比自己高的身躯,不仅个子长了不少,肩膀也比以前宽了,被校服掩盖下的是极具爆发力的肌肉。

还有修长的腿……

啊……

小胜还真是没好好穿裤子呢……

想到这里,绿谷出久不由得在心里偷笑起来,嘴角也放松的上扬了一些。

爆豪胜己还真是一直都这样个性十足呢。

“啊疼!”

“你在那里傻笑什么啊!”

“抱歉小胜,刚刚在想一些事情……”

绿谷出久干笑着移开视线,尽量让自己不要对上那对回头的赤色眼眸。

他刚刚光顾着回想过去了,完全没注意到走在前面的爆豪胜己已经停下,就笔笔直的撞了上去,赶忙又低下头道歉。

看着绿谷出久畏首畏尾的模样,爆豪胜己就没理由的来气。

明明在面对他人的时候都笑得很开心不是吗?

在食堂里还抱着那个混蛋阴阳脸不是吗?

为什么对着我就不能露出那种表情呢?

明明以前一直都跟在我身后的,现在为什么反而像我被抛下了一样啊!

“……啧。”

爆豪胜己想到这里干脆就不看着自己的发小了,反正那个笑脸不可能再向自己展露了。

“到了。”

说着,他打开了到天台上的门。

[轰出/胜出]嗜甜 5

ᝰ轰出糖

——————

设定:

出久在休息日出去玩的时候帮助了一个走失小孩找妈妈,在这过程中因为小孩情绪不稳发动个性导致出久极度爱吃甜食,而出久本人不知道。

中了个性的人会变得越来越爱吃甜食,甚至不吃主食。但却不会觉得饿,只会因为营养跟不上而越来越消瘦。

如果靠近对自己抱有好感的人会觉得对方也是甜的,会不由自主的靠近对方,想要身体上的接触。互相接触可以暂时缓解嗜甜的症状,解除方法是有好感的人的真情表露。

——————

“唔……就算你们这么说……我也还是很想吃这些……”

绿谷出久稍稍把头偏了偏,有些委屈的说道,却和正好拿好午饭的轰焦冻对上眼了,对方看见他也自然而然的端着午饭过来打招呼。

“中午好,绿谷。”

轰焦冻看了看绿谷出久,对方还是和之前一样,笑的很开心的样子,大概已经把自己中了个性的事情忘了个干干净净吧。

“你的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吗?”

“嗯,差不多吧。”

“轰同学你别听出久君胡说!他之前还想吃超级多的甜食呢!”

随后两人就老老实实的把之前绿谷出久怎么人畜无害的报出了一堆甜品菜单的事情告诉了轰焦冻。

“……”

听完丽日御茶子和饭田天哉的话,轰焦冻低头看了看站在自己左侧的绿谷出久,对方也因为身高问题抬头看着他。

轰焦冻要比绿谷出久高一些,以俯视的角度可以看见对方像海藻一样柔软的卷发,圆圆的脸庞带着些疑惑和无奈的神情,宛如绿宝石一样透彻的眼中隐约可见自己的倒影……

“……果然太偏食不太好呢。”

思索了几秒后,轰焦冻才开口给了个比较中肯的回答。

又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几秒后,把托盘从两手托着改为右手托着,低头用左手从校服口袋里掏出一小包饼干递给绿谷出久,说道:“虽然只是焦糖味的,如果你实在想吃的话,可以先拿这个垫垫肚子。”

“哇!谢谢你!轰君!”

“轰同学你太宠绿谷君(出久君)了!”

“啊?”

听到丽日御茶子和饭田天哉异口同声的抗议,轰焦冻突然被点醒,本来伸向绿谷出久的左手也同时举过自己的头顶。

害的绿谷出久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最近嗜甜如命的他眼见要到嘴边的甜食突然没了,身体就直挺挺的前冲想去够饼干。

在保健室他就馋的不得了了,众所周知治疗女郎是有带糖的,但偏偏就是不给他吃,害的他只能一边挂水一边干瞪眼,而胃里的馋虫却把他勾得越发嗜甜。

“啊!饼干!轰君坏心眼!”

轰焦冻本来就身高比他高,手臂也比他长。同样身高加手臂的长度,轰焦冻完胜绿谷出久。

怎么都够不到饼干的绿谷出久只能用自己的左手搭着对方的右肩,努力踮脚用另一只手去争取对方举得高高的饼干。

偏偏轰焦冻还侧转身体向右后方跨一步,保持了一个比较稳定的弓步,这下抓着对方肩膀的绿谷出久被惯性一带,更加靠近了轰焦冻。

为了拿到饼干,绿谷出久时不时还要跳两下,同时保证自己没有跳的太用力,导致对方重心不稳摔倒。

可无奈身高不够,跳也没用,就算再怎么蹦跶也够不到。

在餐厅里不能用ofa,一来是他还控制不好,二来是ofa会造成巨大的影响,像现在食堂这么多人的情况下,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但是轰焦冻却每次在他快要够到的时候把手微微向后方倾一些,导致他总是和饼干错开。

好可爱,像小兔子一样。

轰焦冻看着一脸焦急的绿谷如此想道,脑袋里浮现出一副兔子为了吃到高处的食物,不停的跳却还是吃不到的可爱模样。

最后,绿谷出久干脆放弃了,轰焦冻虽然还是一副冷静样,但明显是玩心上来了,把他当兔子耍了。

索性两手环住对方的脖子,把头埋在对方的颈侧,细细软软的嘟囔了一句:“轰君坏心眼,明明有抹茶味的点心,却还要拿饼干玩我。”

听到绿谷出久的一番话,轰焦冻还来不及高兴绿谷主动抱自己,一对异色瞳骤然睁大。

他……什么时候带抹茶味的点心了?

tbc

——————

题外话:

饭田天哉:丽日同学,我们为什么要先离开?

丽日御茶子:这是男人之间的纠葛啊!

[轰出/胜出]嗜甜 4

ᝰ这章胜→出偏多

ᝰ小久就算胖成球也是天使

——————

设定:

出久在休息日出去玩的时候帮助了一个走失小孩找妈妈,在这过程中因为小孩情绪不稳发动个性导致出久极度爱吃甜食,而出久本人不知道。

中了个性的人会变得越来越爱吃甜食,甚至不吃主食。但却不会觉得饿,只会因为营养跟不上而越来越消瘦。

如果靠近对自己抱有好感的人会觉得对方也是甜的,会不由自主的靠近对方,想要身体上的接触。互相接触可以暂时缓解嗜甜的症状,解除方法是有好感的人的真情表露。

——————

“叮呤——”

一阵短促的上课铃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同时也把爆豪胜己要说的话给堵了回去。

“切……和你无关。”

临走时爆豪胜己落下的话,有些意义不明又十分明确。

最显而易见的,就是叫自己不要多管闲事,不要多管他和绿谷的事。

只是……这件事……真的会和自己无关吗?

当时绿谷口中的“好甜”又是什么意思?

爆豪胜己和轰焦冻在走廊上一前一后的走着。在返回教室的途中,轰焦冻在思索着答案,爆豪胜己又何尝没有怀着自己的心思呢?

之前在保健室里,他问的……

就是这一周以来绿谷出久频繁吃甜食的事情。

并且今天并不是第一次向治疗女郎提起,已经是第三次了。

所以当绿谷出久来带保健室的时候,治疗女郎并不奇怪。她所做的也只是简单的身体检查和抽血而已,就连挂水的葡萄糖液也是提前准备好,可以帮助绿谷出久稳定身体情况的。

如果不是他私下向治疗女郎问了这些,恐怕在前期谁都没有发现绿谷出久可能中了个性的事实。

而轰焦冻强行把绿谷出久带到保健室,只是一个巧合般的契机。是让绿出久来检查的契机,是让爆豪胜己不爽的契机,也是让轰焦冻有些心烦意乱的契机。

接下来的校园生活稍微有些无聊,不仅心中有鬼的两人这么觉得,就连全班的同学都有些这么认为。

不由得都心里默默祈祷着绿谷出久可以快点好起来,不然低气压的两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啊!

绿谷君你快点回来啊!!!

——————

“啊!出久君!”

丽日御茶子和饭田天哉和往常一样来到食堂,却意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看起来蓬松且发尾微的深绿色头发,相对爆豪胜己和轰焦冻来说比较矮的个子,最明显的果然还是脸上的雀斑,无疑就是他们的友人绿谷出久。

“丽日同学,饭田同学。”看见赶来的两人,绿谷出久也打了招呼。

“绿谷君你身体怎么样?不应该在保健室好好休息吗?”

“是啊!出久君!你要吃什么的话可以告诉我们嘛!我们可帮你送过去啊!”

看见两个好朋友一接一搭的询问自己,绿谷出久觉得心里暖洋洋的,被朋友关心的感觉真的很好。

“没关系的,治疗女郎说我只是有些营养不良,而且之前也在保健室简单的补充了一下,现在我感觉还不错哦!”

看着对方握拳打气的模样,丽日御茶子和饭田天哉面面相觑。最终也还是回了绿谷出久一个安慰式的微笑,并表示如果有需要可以尽量找他们。

“这样的话我去帮你拿饭吧,绿谷君你想吃什么?”

“嗯……治疗女郎说可以让我随便点……那就麻烦饭田同学帮我拿……”

绿谷出久先深吸一口气,然后就开始说:“糯米团子糖年糕焦糖布丁薄荷味冰激凌巧克力蛋糕香草泡芙鲷鱼烧草莓大福抹茶饼干柠檬派苹果派红豆汤杏仁豆腐……”

“等等!太多甜食了吧!出久君你会胖成球的哦!这样没关系吗?!”

在得到保健室特批以及班长大人的关怀下,绿谷出久充分发挥了他在碎碎念上的本领,报出的一大串甜食菜单又快又准又长。

要不是丽日御茶子赶紧打住,不然他绝对还会接着说,然而只是这些食物就已经吓得饭田天哉觉得眼镜都发出了“咔咔”的碎裂声。

幸好他备份眼镜多。

“绿谷君……我觉得……你这样严重偏食了啊……”

“是啊!出久君你好歹吃些主食啊!”

——————
题外话
我:我也想吃甜食啊……

附带问问如果有番外的话,大家喜欢轰出多一点还是胜出多一点?(可以评论告诉我或者私信)
我打算番外卖糖,写去夏日祭的事情。
既然去夏日祭,怎么可以没有苹果糖?

[轰出/胜出]嗜甜 3

ᝰ情敌对上了

ᝰ易燃品和易炸品对上了

ᝰ虽然没有炸的很厉害……

——————

设定:

出久在休息日出去玩的时候帮助了一个走失小孩找妈妈,在这过程中因为小孩情绪不稳发动个性导致出久极度爱吃甜食,而出久本人不知道。

中了个性的人会变得越来越爱吃甜食,甚至不吃主食。但却不会觉得饿,只会因为营养跟不上而越来越消瘦。

如果靠近对自己抱有好感的人会觉得对方也是甜的,会不由自主的靠近对方,想要身体上的接触。互相接触可以暂时缓解嗜甜的症状,解除方法是有好感的人的真情表露。

——————

轰焦冻刚关上保健室的门,头微微向左偏一点就看到爆豪胜己就背靠在保健室门外的墙壁上,此时也正用赤红色的眼睛盯着他。

对方的表情的是认真的,淡金色的眉头都皱在一起,虽然还是那张臭脸,但比起经常性的暴躁这已经是十分冷静的表现了。

他们谁都没急着先开口。

就算其中一个经常炸来炸去像个移动炸弹一样,另一个经常独来独往板着个面瘫脸一样,但骨子里这两人都不是鲁莽的,尤其是再对同一样事物都非常执着的时候。

两人对峙了几分钟,最终还是轰焦冻先开的口,他转过身子正对着爆豪胜己,问道:“偷听墙角好玩吗?”

换来的是对方意料之中嘴角上扬的反驳:“死皮赖脸的赖在废久那里好玩吗?”

“好玩啊。”轰焦冻坦然的说出了自己所想,“那欺负绿谷好玩吗?”

“……好玩啊。”

这一次爆豪胜己避开了轰焦冻的目光,转而看向自己对面的墙面,似乎在想什么。

也许是在想接下来怎么和我宣誓主权吧。

好歹也是从小就一起玩到大的……“朋友”。

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但自己从被救赎了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想逐渐靠近绿谷了。

想更多的看到他的笑容,想要站在他的身边,想要和他并肩作战,想要他一直开心,想要他的笑容可以多给我一些,想要……更加特别的关系……

这样的感情……算是什么呢?

明明他应该是我的……“英雄”。

“哼,你还真是可悲,居然会关心这样一个废柴。”爆豪胜己嗤笑了一声后转身离开,在说着这句话的同时,还把“废柴”这两个字特地的说重。

“他不是。”轰焦冻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样一句反驳虽然很短,同样的话如果是别人来说也许对爆豪胜己而言没有什么大的效果。

但偏偏说的人是轰焦冻,是A班实力顶尖的轰焦冻。

是在体育祭当着他面,向绿谷出久下战书的轰焦冻。

小时候自己跌落水中还向自己伸出手的废久,国中时“无个性”的废久,“淤泥事件”里冲到自己面前来救自己的废久,隐瞒“个性”欺骗自己的废久,一直以来总是跟在自己身后像牛皮糖一样甩不掉的废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突然站在自己面前可以大声说话的废久……

这样的废久……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点一点变成出久的?

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对你而言“特殊”的废久的啊!半边混蛋!

这种被过去落后于自己的人怜悯的感觉,这种“特殊”不是自己独有的感觉,这种什么东西失去的感觉,这种被恐惧追上的感觉……

真TMD让人不爽啊!!!

想到这里,爆豪胜己就莫名窝火,抽出口袋的右手掌心一阵“噼里啪啦”的爆炸,就如他现在的心情一样,焦躁易炸。

“喂,不管你怎么看废久,他都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你给老子离他远点!”

“那你为什么这么关心他呢?”

“哈?你不对称的眼睛哪只看出来老子关心……”

“之前……”轰焦冻在爆豪胜己骂完之前打断了他的话。

虽然这是不礼貌的,轰焦冻如此想道。

良好的家教让他的理性判定不要打断对方的话,只是他的感情却叫嚣着让他确认一件事。

这件事不仅对自己很重要,对绿谷来说更加重要。

爆豪胜己到底是怎么看待他和绿谷出久的关系的。

“你在保健室和治疗女郎说了什么?”

tbc

——————

题外话:

这章算是过渡吧,看这两个情敌互相怼其实还挺好玩的,顺道把两人对出久的感情理一下。

两人对出久的感情都算的上是暗恋,但却不确定是恋爱,而且对出久都是单箭头。

轰焦冻的感情偏向依恋,对于出久救赎他的依靠和渴望,渴望他的温暖,这是他生活中除母亲外非常明显的温暖。

爆豪胜己的感情偏向独占。由于出久长期跟在他身后,他已经习惯对方的这一存在,逐渐把这样的相处模式认定为理所当然了。所以当出久出现改变的时候,更多的是不习惯,还有对自己被超越的恐惧,对自己所有物失去的恐惧。

(情感分析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