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汋

小英雄杂食党,佛系写手,欢迎勾搭,会不定期神隐,具体状态看这里

目前状态:神隐中

拍天空小分队日常任务(1/1)
ps:我要继续神隐了,准备高考ing

[轰出/胜出]嗜甜25

ᝰ开学礼物

ᝰ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轰焦冻气喘吁吁的跑到医院已经很晚了,咨询台处只有一位守夜的护士。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少年手撑着台子缓了一会儿才回道:“绿谷……出久……我……是来探望他的……”

“请问您的名字是?”

“轰焦冻……”

“哎呀,难怪我想怎么有点眼熟呢。体育祭上你的表现很出色哦。”

“哦……”

“你知道对方的病房吗?”

“知道。”

“是朋友?”

“……嗯。”

虽然可能过会儿就不是了……

护士随意的一边调侃几句,一边把登记信息输入电脑,这个过程对于需要去医院看望母亲的轰焦冻来说并不陌生,对于护士的闲谈他也就随便敷衍两下,毕竟人家一个人值班也是怪无聊的。

“好了哦,你可以进去了。最晚的探病时间是十二点半,现在已经十二点零三分了,请注意时间并不要打扰其他病人休息。”

“知道了,谢谢。”

办完必要的手续后,轰焦冻接过护士给的磁卡就往电梯里冲。

时间有点紧,他必须更快一点,以免在病房的某个人节外生枝。

当他来到六楼时,电梯门刚打开爆豪胜己就和他迎面撞上了。

“好慢!”

“抱歉。”轰焦冻走出电梯。

“啧……”爆豪胜己咂嘴了一下,就往电梯里走“剩下的交给你了,老子回去睡觉了。”

“嗯,谢谢你。”

“哈?!什么肉麻玩意儿啊!恶心……”

可惜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关在了电梯里,在这样静悄悄的大楼里似乎还有“切”的声音在轻轻回响。

“嗯……是有点……”轰焦冻对着电梯门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便转身前往了绿谷出久的病房。

他拉开门的动作很轻,生怕惊动了房中的小鸟,一方面是怕打扰绿谷休息,另一方面是他不想面对醒着的绿谷。

他慢慢来到床边什么都没做,只是单纯的站着、看着绿谷出久。

床上的人右手吊着点滴,透明的液体一滴一滴的掉落,慢慢顺着管子流进绿谷出久的身体里。他似乎睡的很熟,微微起伏的胸膛运动地很规律。大大的眼睛阖着,睫毛时不时轻颤,估计是在做什么梦吧,眼眶下方还有有淡淡的乌青,看来已经得到不错的休息了。

“绿谷……”

轰焦冻试探性的叫了一下心上人的名字,见对方没有回应便抿了抿嘴,露出了一个略带苦涩的微笑。

他希望绿谷可以醒,这样他也许还会和之前一样主动的扑到自己怀里,而自己也可以顺理成章地说出那些真心话,努力告诉对方自己有多喜欢他。

但他又希望绿谷不要醒来,他不想面对那对空洞的双眸,哪怕听话主动的让人兴奋。然而没有光辉的眼睛并不是他,不是他熟悉的绿谷出久,自己不想对着人偶诉说恋爱之情。

果然还是不要叫醒他了……

“呐……绿谷……接下来只是我的自言自语而已……如果你听到了的话……还请……忘了吧……”

轰焦冻坐到床边摆放的折叠凳上,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开口说道。

“我……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起比较好……因为也是在来到这里前不久……我才刚刚意识到自己喜欢你……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是……嗯……应该是像恋人那样的喜欢吧。”

“不知道会不会让你觉得有些恶心呢……事先说明……我并不是同性恋……在这之前也没有喜欢过同性……啊……不是指友谊的那种喜欢……我不讨厌现在A班的大家……唔……这种感情是第一次有产生……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才好……”

很少见的,这位平时寡言的少年端坐在凳子上,低着头像个认错的孩子一样不知所措,仿佛要把一周的话量都用掉一般,努力的、拼命的组织着语言,想要把自己的心情传达给对方。

“之前在体育祭上对你说的那些话,那些是我真实的过去,一般情况下应该是不会告诉外人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告诉了你……可能是因为我曾考虑过你是不是欧鲁迈特的私生子……或者说……在我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情况下……我可能在期待着你会像欧鲁迈特一样拯救我……但你最后的确拯救了我……可能这是一个契机吧……是我注意到你的契机……”

“当我看到你的笑容的时候,自己也会不由得高兴,然后一天都会心情很好,比吃了荞麦面还要高兴、满足……”

“绿谷……绿谷……我……我喜欢你……不是对着别人……只有你……这种感情只对你才有……你是英雄哦……是我的英雄……”

“啊……原来轰君是这样想的啊……”

!!!

轰焦冻听到熟悉的声线猛地抬起头,发现绿谷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此时正躺在床上看着他,随即吓得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因为动作幅度过大还把椅子弄翻了。

“绿谷……你……你从……啊……你醒了……太好了……我去叫医生……”

“没关系的,轰君,先坐下吧。”绿谷阖上眼说道,他的声音比起平时元气满满的感觉有些发虚。

“啊……嗯……”

绿谷醒了……怎么办……刚刚的话他听见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居然都没有注意到吗?怎么办啊……现在该怎么办啊……

我不希望……绿谷讨厌我啊……

相较于对方的平静,轰焦冻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竟站在那里冷汗直冒,直到绿谷让他坐下也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才把椅子扶起来坐好。

“抱歉啊……我醒得这么不是时候……”

“不……没有的事……绿谷你醒了……我……我……很高兴……”

“谢谢……这么晚了轰君还是早点回去休息比较好哦……”说完,绿谷就用没有打点滴的手揉了揉眼角,一副看起来很困的样子。

此时的轰焦冻感觉自己都要裂开了,脑海里有两种想法争锋相对,一个哭哭啼啼的劝说着不要再继续了,另一个情绪有些激动的表示继续说下去。

不行……这样下去……不行……

我的心情还没有传达到……哪怕你可能已经知道了……

可是……可是……我为什么又希望继续往下说……呜……

哪怕不被接受也好……至少……至少要把自己的情感完整的传达给他……不然自己一定会后悔的……

“那个……绿谷……”

tbc

[胜出轰出]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6

ᝰ过气文手垂死挣扎

ᝰ接下来又要神隐了

——————

“小、sh……小孩?!”

绿谷看清两个孩子的面容之后差点没昏过去,下意识就要叫出原本十分熟悉的称呼,还好反应过来立刻改口了。

不好不好……

刚刚差点就把“小胜”叫出口了……

要是说出口了就麻烦了……会让他们感到不安的吧?

还是转移一下话题吧……

“切岛君,你找到的就是这两个孩子?”

躲在灌木丛里的两个小包子疑惑的看着上方,比自己高出不少的魔女小姐转过头去询问什么人,可自己明明刚刚都没有看见除彼此和魔女小姐之外的人啊……

该不会……

“嗷呜。”

在不远处蹲坐着的红狼叫了一声,大尾巴轻拍了地面几下,似乎是在强调自己没有说谎一般。

果然是你啊!!!红色的家伙!!!!

“没有其他人吗?”

“嗷?”[什么?]

“除了这两个孩子应该还有吧?之前我在房间里感觉到轻微的魔法波动……虽然不是很强……但是一个魔法使……”

“咕噜咕噜……呜嗷嗷嗷呜……”[魔法使……好像已经被我的眷属拖回去当口粮了……]

“是嘛……本来还想套点情报的……”

“呜呜呜嗷嗷?”[要给你再送过来吗?]

“不用了……我对你们的夜宵没兴趣……”

“嗷……啊呜嗷嗷呜?”[也是呢……那两个孩子怎么办呢?]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啊……凉拌了呗?”

说到这里绿谷把视线转回了两个孩子身上,然后这两个小包子一个激灵,然后立马闭上各自的眼睛,互相抱的更紧了。

什么玩意儿啊?!你们在说什么啊!我们怎么听不懂啊啊!!!凉拌……不会要凉拌我们吧!!!要被杀了啊!!!

“噗嗤……”绿谷用手掩着嘴没忍住笑了出来,“你们……该不会以为我要杀你们做成凉拌菜吧?哈哈哈哈……太可爱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轰君害怕也就算了……小胜居然也怕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们现在看起来几岁来着?五岁左右?

不过……那个趾高气扬自信爆棚的小胜居然……居然害怕了……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行不行……笑得肚子好疼……哎呦……

啊……差点忘了……现在的他们不是“他们”呢……这样笑的话是不是太放肆了点?

爆豪和轰皱着眉看着眼前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魔女,两人的内心同时产生了一丝怀疑,自己来找这个魔女真的对吗?

“抱歉啊,让你们看到失礼的地方了。”

笑够了,绿谷擦去眼角的泪花,深呼吸了几下端正态度说道。

“安心吧,不会杀你们的哦。毕竟……”

你们对我而言是那么的重要。

“毕竟你们长的这么可爱,而且我这边已经很久没有人来拜访了,尤其是可爱的小孩子呢。欢迎你们来到我的森林哦,两位小客人。”

说完,绿谷朝两个孩子温柔一笑,然后离开了他们藏身的灌木丛,站到红狼旁边再没有其他动作。爆豪和轰看了看彼此,小声商量起来。

“轰,你觉得呢?”

“……应该没问题吧?她看起来……不像坏人,不然早下手对付我们了。”

“话是这么说……但她真的是魔女吗?感觉看起来有点不靠谱啊……”

“……嗯,但是外表和传言对的上,而且她说是‘我的森林’……那应该就是了吧。”

“那……出去吧?”

“好。”

轰和爆豪两人决定好了,便先后慢慢的从灌木丛中爬了出来,借着萤火虫的光,两人这才看清了魔女小姐的模样。

站在他们面前的魔女笑吟吟的看着两个孩子,既不催促他们也不做多余的动作,只是单纯的看着他们,就像是年长的姐姐看着年幼无知的弟弟们一般。

绿谷脖子以下的部分都笼罩在及地的黑色斗篷里。及腰的绿色长发披散着,在夜晚中看起来宛若盛夏时的树叶,是一种给人感觉成熟、稳重的颜色。头上戴着很有巫师特色的尖帽子,大大的帽檐上点缀着几朵绿玫瑰¹,有的还是花骨朵,有的却已经盛开,不禁让人怀疑这些花是不是还有生命。

绿谷转过头继续和切岛交谈着,爆豪和轰两人就站在原地听着。魔女小姐和那匹红狼一问一答,完全没有要在他们面前掩饰什么的样子,或者认为不掩饰也没有关系吧。

魔女的话完全可以听懂,没有语言障碍这一点让两个孩子有些意外。

原本两人还担心过万一魔女说的是魔女语怎么办,要是没法交流的话照样也有可能陷入危险中。

还好,对方不仅会说人话而且人也不错,看起来可以交流的样子。

可红狼那边他们可听不懂啊!在场的三个人里面只有那位魔女会兽语啊!你在嗷什么呢?!我们听不懂啊!!

为了获取更多的情报,两个孩子只能听着魔女的话来推测,时不时小声交流一下各自的想法,倒也把情况理顺了七八分。

大致就是他们和那个会魔法的服务员闯进森林被发现了,魔女本只是想来看看情况,哪知道那个服务员自己作死引来了狼群。而且从魔女的话中可以推测,服务员是一个魔法使,且已经把自己作到狼肚子里去了。

那么接下来……那位魔女小姐会怎么对待我们呢……

爆豪和轰面对着未知的未来显得有些不安,轰一手抓紧了自己的裤腿,一手拉了拉爆豪的衣袖。感觉袖口异样的爆豪看了对方一眼,反手握住了对方的手,努力压下了自己心中的忐忑,笑着轻轻的告诉对方不要慌。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虽然那个魔女至今为止都没有表现出要害他们的样子,可这个世道上什么事都说不准不是吗?

他又不是没遇到过这样的事。之前还帮助你的叔叔,很可能下一秒就把你绑了卖给奴隶商换钱。

谁又能保证面前的魔女不会对他和轰出手?那些传言可以保证吗?

怎么可能……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

快想啊……爆豪胜己……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做……

对方肯定会魔法,而且绝对要比轰厉害得多,正面对抗肯定是不行的。要逃跑吗?那匹红狼也是和魔女一伙的……就算再怎么努力跑两个十岁的孩子也是跑不过狼的……虽然也有躲树上这个选项……可轰会爬树吗?

想到这里爆豪瞥了轰一眼,随即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这个大少爷细胳膊细腿的会爬树才怪呢……

“那么……现在也很晚了……不介意的话要不要去我的家里休息一下啊?”绿谷走到两人面前蹲下,笑眯眯的问道。

“啊……?你……家……?”

“对啊。”绿谷看着眼前和自己视角差不多的两个孩子,笑意更浓了,“就是我家……啊……不对……严格的来说是魔女们的家吧……毕竟魔女可不止我一个……”

然后就看到两个孩子脸色一变,绿谷立刻了然,估计他们可能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去的是众多魔女的老巢所以怕了,于是改口赶紧补了一句。

“啊……不过大家大部分情况下都不在家……只有我一个人住着……抱歉……果然还是吓到你们了吧……毕竟我是魔女啊……”

说完,绿谷露出了一个带有些歉意的微笑。

啊……这个表情……和妈妈好像啊……轰想道。

也许……这位魔女小姐真的是个温柔的人也说不定……

他向爆豪投去询问的目光,却发现对方一脸戒备的看着魔女,似乎并没有相信对方的话。

我……想试着相信她……露出那种表情的人……应该不会是坏人……

“那个……魔女小姐您不用道歉的……倒不如说应该是我们向您道谢才对……”

“轰……?”

“谢谢您救了我们,真的非常感谢。”说完,他还向绿谷鞠了一躬。

“不不不……哪里有的事啊……”绿谷见状连连摆手,“快起来啊!怎么说呢……从根本上说……我并没有救到你们……如果要道谢的话也应该是向他道谢才对。”

绿谷转头看了切岛一眼,对方“嗷”了一声后跳着钻进了他身后的灌木丛,不一会儿走出了一名赤发的成年男子。

“哟!我叫切岛,就是刚才红色的狼。”男子笑嘻嘻的打着招呼,“追捕那个魔法使的狼群是我的眷属,但他的死亡是他自己导致的,和我可没有直接关系。”

“……”

轰和爆豪看着面前比自己高上不少的男人有些发愣,男子有着非常醒目的红色头发,就连双眼都是红的,但比起爆豪的瞳色的红要稍许黯淡一些。颈项间围着一条红黑条纹的三角巾,上半身穿的是无袖白色马甲加黑色无袖衫打底,下半身是和他的头发一样鲜红的裤子,外加一双看起来就很大的靴子,虽然这一身穿在他身上意外有些帅气就是了。

就是……好红啊……这个人全身都好红……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起……

半晌,爆豪才开口问道:“你到底是什么啊……是狼吗?还是人?”

“哪边都不是哦?我是狼人²。”切岛笑着回答。

果不其然,爆豪一脸懵逼的看着切岛,一副你在说什么蠢话的样子。而轰的脸色有些凝重,对于会魔法且有相关知识的他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大事。

狼人……居然是狼人……我还以为他们就只活在书里面呢……没想到会见到真的……

“……今天见识了很多东西了呢,爆豪。”

“是啊……感觉好累……”

tbc

——————

备注:
1.绿玫瑰(green rose):

花语是纯真简朴、青春常驻及永恒的爱

2.狼人(werewolf):

是一种寿命极长的魔物,有着卓越的身体机能,恢复力也很强,但魔法的相性很差(魔法糟糕)。每一位狼人都有三种形态,分别是人、半狼人、狼,但不论那个状态弱点都是银,而且月圆之夜一定会变成狼的形态。同时,狼人一族以前也有一个规定,如果被看到姿态转换的样子,就要与那个对象成为伴侣。现在已经不怎么被遵守了,但似乎还是有狼人介意这点。

补充:
切切的形象是十杰里的形象,感觉我描述的不太好,大家就自行参考和脑补吧……每次写备注都感觉中二度爆表hhhhhhhhh

[出胜]不得已而为之(下)

ᝰ字数10000+
ᝰ然而大部分都是前戏
ᝰ继续用jio开车
ᝰ出胜成年人(成年好开车不是?),雄英毕业五年后职英设定,两人都是第一次
ᝰ玻璃渣,轻微媚药、足交,大量语言描写
ᝰ不好吃请勿喷,谢谢
——————
真是写到自闭……查阅了好多相关资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兼放飞自我……然后就产出了这么一篇……短期内都不会开车了……肝肾都疼……
还有一个问题……我手机里这么多不可描述的东西怎么办哦……脑瓜子疼……

链走评

今年7月去南京的江南贡院拍的莲花,以前曾看过一篇文章,讲得就是用大缸种莲花的过程,这次在贡院见到了。大约见到了三大缸,就这一缸是花还完好的。

[出胜]不得已而为之(上)

ᝰ字数8000+
ᝰ然而大部分剧情铺垫
ᝰ人物ooc
ᝰ用jiao开车
ᝰ媚药,紫薇有

之前说的肉炖了一半,先放上来了,有上就有下不是吗?
链走评,不喜勿喷,谢谢

段子集|不死先生与医生小姐(bg)

ᝰ以前写的,整理文档的时候发现了,顺道发上来
ᝰ写段子的原因是一则叫《将军与妓》的段子,我非常喜欢
ᝰ文笔不好,殉情预定,不喜勿喷,谢谢观看
——————


【1】


不死先生不会死是天生的。


只要不被烧成灰,就不会死亡。


不死先生没有心脏也是天生的。


没有心脏也就不算是活着。


他是这么定义自己的。

【2】


不死先生偶尔会帮人做一些危险的事。


比如说,器官捐献。


或者某研究所的秘密研究之类的。

【3】


不死先生表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除了自己身体缺了几块部分……


中途会痛昏过去……


……


虽然有很多钱拿,


不过下次还是向他们要求一下麻醉吧。

【4】


医生小姐是负责实验的主治医生的。


在实验过后,


她经常用一些其他的器官移植到不死身上。

【5】


不死曾跟她说过,就算缺少的器官补不上也没关系。


因为他不会死。


医生却笑着回答他,至少让她治疗给他一下吧。


算是在他身上动刀子的补偿。


所以不死曾经不止一次好奇过,


医生是哪里来的这么多器官可以补给他的。


每次问她,


医生只是笑了笑,说,是从别人那里得到的。

【6】


医生邀请不死去她家里玩。


不死觉得很奇怪,但还是去了。


因为医生说,给他准备了他喜欢吃的柠檬派。

【7】


医生给的茶配着柠檬派很好喝。


医生做的咖喱饭很好吃。


医生家有很多书,大部分都是药理书。


也有些文学类的书,还有言情小说。


当不死问她的时候,她的脸红了。


红红的,像草莓一样。

【8】


是不是吃的太多了呢?


不死先生在医生家里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回到研究所里了。


医生呢?


“噗嗵。”


自己……有心脏了?

【9】


不死在研究所里到处寻找医生。


问了很多人,但每个人告诉他的话都不一样。


最终他回到了医生的家里。


在她家地下室找到了医生。

【10】


医生倒在地下室里,胸膛是被破开的。


里面还有十多个人的尸体,器官都被拿走了。


医生也是,但只是心脏没有了。


不死先生抱着她到了客厅,


把她轻轻放在沙发上后,自己坐在她的旁边。


拉着她的手,一把火把医生小姐的家给烧了。


end

出久生贺

ᝰ祝小久生日快乐!!!

ᝰ他真的是天使!!!

——————

“早上好!”像往常一样,绿谷出久打开教室门很有精神的和已经到教室打招呼。

“早上好!出久君!”

“嗯,早啊,丽日同学。”

“今天也是一样来的很早呢,绿谷君。”

“饭田君也是呢。”

打完招呼,绿谷出久便径直回到位置上整理文具,丽日和饭田两人看了看友人又面面相觑。

丽日先小声发问道:“饭田君,今天难道不是出久君的生日吗?”

饭田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回道:“今天是七月十五日没错,确实是绿谷君的生日。”

“会不会是出久君忘记了?”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嗯……不过礼物还是要送的不是吗?”

“这是当然的!”

两人私下商量好后来到绿谷身边。

“出久君(绿谷君)!生日快乐!”两人异口同声的说着同时把礼物递到对方面前,却引来绿谷一阵错愕。

“诶?诶?什么情况?”绿谷看着两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生日快乐是指……啊……说起来今天是我的生日来着……”

“真是的!出久君笨蛋!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丽日故作恼怒的样子挥着小拳头抗议。

“哈哈……因为平时太忙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呢……”绿谷出久笑着回答并接过礼物,“但是……很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记得我的生日……还有礼物……”

“嘁……笑嘻嘻的烦死人了……”似乎是受不了这个氛围一样,坐在绿谷前的爆豪胜己起身离开了教室。

看到幼驯染起身离开的绿谷虽然想出声叫住对方,但想来就算叫住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想想还是算了。

小胜……会记得今天是我的生日吗……

“绿谷,生日快乐。”

一阵冷静的声音打断了绿谷的思绪,被喊到的人下意识回头,发现不知何时到教室里的轰焦冻正站在自己身后。

发色半红半白的少年一手拿着一个小小的礼物盒递到绿谷出久面前,用异色的眸子认认真真的看着对方,恭敬的模样甚至有些让人以为是在求婚。

“嗯!谢谢你!轰君!”

“没关系,只要能让你高兴。”

哎呀!是男人间的纠葛呢!

丽日心里悄悄打着鼓。

绿谷出久有些受宠若惊的收下了礼物,宛若一只看到美味野果又惊又喜的小兔子。看到对方露出了高兴的笑脸,轰焦冻的语气也随之温和下来,一对异色眸眼里流过些许温柔之色。

这话如果说给女孩子听的话,对方绝对会面红耳赤心跳加速的,尤其是面对这样一位池面。

然而绿谷是男生啊,此时居然也有些心跳加速血压上升的感觉。

“不打开看看吗?”轰焦冻微微侧了侧头问道。

“不不不……不了……马上就要上课了……真的很谢谢大家!”

雄英的课程安排的很充实,很快绿谷出久背着好几个礼物,就告别了朋友回到了家中。

一打开门却发现屋内一片漆黑,绿谷熟门熟路的摸到电灯并打开。

“生日快乐!出久!”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开灯的同时,绿谷引子为自己儿子拉响了一个小小的礼炮,也当做是给绿谷出久生日的一个小惊喜了。

“妈妈!请不要吓我啊……”

“抱歉呢……”绿谷引子乐呵乐呵的回道,“但不论怎么样都想给你一个惊喜呢……是不是有些太老套了?”

“完全没有!我高兴都来不及呢!谢谢你!妈妈!”一边说着,绿谷出久一边拥抱了自己的母亲,绿谷引子也用手轻轻拍着儿子的背脊,哪怕他现在已经比自己高上不少了,但在她眼里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是个温柔的孩子。

“叮咚——”

就在母子二人气氛十分温馨的时候,一阵门铃响起强行打断了这些。

“我去开门吧。”绿谷出久和母亲打了声招呼便去开门,却意料之外看到了熟悉又陌生的人。

“小胜?为什么会……”

“你以为老子想来啊!还不是被我家老太婆逼着来的!”

还没等绿谷出久说完,爆豪胜己迫不及待的打断了对方的话,伸手递给了对方一个类似于装蛋糕用的礼包盒。

“嗯……这个是?”

“生日礼物,老太婆逼着我做的。”

“欸——是小胜亲手做的吗?!”

本以为对方根本不会来的,没想到小胜居然来了啊……还带了蛋糕……虽然是被光己阿姨逼着过来的就是……

“啊……”爆豪随口应了一声就转身走人了,“替我向阿姨问好。”

“嗯!”绿谷出久对着对方的背影用力点了点头,“啊!对了!小胜!”

“干嘛!”爆豪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用一副看仇人的样子瞪着绿谷。

“这个!谢谢你!”绿谷出久举着那个蛋糕盒子笑眯眯的向这位脾气并不好的幼驯染道谢。

“啊……烦死人了!就这么点破事!”

“我觉得还是需要道谢的……”

“如果感激的话就给我好好吃完啊!混蛋!”

说完,爆豪胜己头也不回的加速离开现场。在拐过楼梯口时,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感觉心脏跳的稍微有点快,应该是错觉吧。

吃过晚饭,绿谷出久回到房间拆开了一天下来收获的礼物。

丽日同学送的是一个黑色的护腕,对于绿谷来说是个很实用的东西。饭田同学送的是一本印着欧鲁迈特的本子,虽然这款本子他已经有了,但毕竟是好友的心意呢。

那么……轰君和小胜的礼物……要先开哪一个呢?

嗯……还是先开轰君的吧。

轰焦冻送的是一个白色的小盒子,缠着的深蓝色丝带打成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盒子不大,大概是一个手掌大小。

会是什么呢?

一边期待着,绿谷出久一边打开了盒子。黑色的泡沫底中静静的躺着两个耳钉,一个是薄荷绿色,一个是黑色。两枚耳钉在台灯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尽管是绿谷什么都没做,但给人感觉上面的流纹在慢慢流转着。

一看就是很高级的东西……然而自己目前并不需要耳钉啊……

然而我们乖乖的绿谷出久同学并不知道,这代表着的意思是“一生一世聆听你的心声”。

接下来……就是小胜的呢……怎么办……突然有些不想打开了……好紧张啊……

最终好奇心还是战胜了忐忑,绿谷出久慢慢打开了蛋糕盒子,里面放着的是一个做成咖啡杯模样的蛋糕。从外观看是白色的咖啡杯,内里有着浅棕色的奶油和可可粉装饰的拉花。蛋糕上方立着一块小小的巧克力牌,上面用白巧克力写着英文的花体“cappuccino”。

“卡布基诺……为什么是卡布基诺?嗯……可能是因为小胜不喜欢太甜的东西吧。总之很好吃就是了。”

卡布基诺,味道甜中带苦,却又始终如一的味道。预示着等待就是甜中带苦,怀着忠实的真心,不会变心的等待。

同时,卡布基诺的密语是,我爱你。

end

[胜出轰出]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5

ᝰ终于大三角碰面


——————


“呼……哈……呼……哈……”


“别停下!轰!快跑!那家伙来了!!”


两个少年喘着气在森林中漫无目的奔跑,他们已经跑了十多分钟了,然而周围除了树木还是树木,黑暗的夜晚被迫他们只能摸索着前进。


矮小的灌木划开了他们的衣服,割破了他们的皮肤,被脚步惊动的蚊虫报复似的啃咬着他们的血肉,身上又疼又痒,为了全力逃跑心脏超负荷的运转着,在寂静的夜晚中让他们仿佛听得见对方的心跳。


身后追赶着的高大黑影慢慢的跟着,两个孩子努力睁大眼睛才依稀辨认出是那位服务员。


想从服务员或者奴隶市场逃跑的商品不在少数,但真正逃离这个地狱的寥寥无几。


为什么呢?

你觉得奴隶市场的主人会放任摇钱树逃跑吗?

年幼的孩子脚上手上要戴上沉重的镣铐拖慢行进速度,外加食物不足和毒打,自然也就没有力气逃跑。

相对年长的除了加大监管力度外,还会定期投喂药物让他们上瘾,就算逃跑了也会因为戒断反应痛苦不堪。

如果还是懵懂的幼儿,就要从小开始用绳子绑着脖子且时不时对其施暴,体力羸弱的幼儿既挣脱不了绳子也抵抗不了毒打,便慢慢有了恐惧和无力感,认为自己无法逃跑。长期下来,哪怕长大之后有能力挣脱脖子上的绳子,他们也不会逃跑了。


对,就像驯服幼象一样。


然而爆豪胜己和轰焦冻很幸运,他们是被诱拐来的,所以并没有过多的受到这种对待。同样,也还因为漂亮……或者说罕见的外表很快被先后买走了。


两人至今都忘不了,他们离开市场时那些商品的眼神。

平时了无生气的孩子都在看着他们,那一双双黯淡无光的眼珠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配上消瘦的脸颊和泛黄的肌肤,才让这些人偶般的商品们有了些许人类才有的执念……


或许……称为饿鬼更合适。


也许正是因为没有被强行消磨心智,爆豪胜己和轰焦冻还保留着反抗的想法和力量,也成为了极少数逃跑成功的人。

但就算再优秀,他们也是孩子,是两个年仅十岁的孩子,不论从魔法的使用上还是体力上都和成年人差太多了。


[树木啊,伸出你的足,阻碍那两个孩子的前行吧。]


“啊!”


“轰!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被树根拌了一下……”


“能走吗?”

“我试试……”


爆豪蹲下身摸索着找到轰,把他的右手挂到自己的颈后,搀扶着他站起来。


“好像脚崴了……”

“先……”


“先找个地方躲起来”这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身后又传来了吟唱咒语的声音。


[精灵啊……请在黑暗中聚集起来,给予我看清道路的力量。]


啧……要被发现了……


“没关系,这么暗的情况下,他的魔法起不了多大作用。”像是知道爆豪在想什么一样,轰压低声音提醒道。


经过之前的事情,爆豪对轰还是很信任的,对于他的说辞几乎没有怀疑。


“嗯……先躲起来吧……”说罢,爆豪搀着轰尽量安静的移步到灌木丛中。


正如轰焦冻说的一样,服务员握着的魔杖前端只聚集起了一个婴儿拳头般大小的光球,大概是可以照亮面前几步路的程度。


[果然在黑暗的环境下不太好用啊……算了……至少找逃跑的商品足够了。]


于是服务员便举着魔杖慢慢前进,偶尔蹲下盯着地面查看。长期流浪的经验告诉爆豪,服务员估计是在根据地上的痕迹找他们。


不过……这个服务员还真是蠢……


居然敢在森林里使用魔法……而且还是那种会发光的……


下车后,轰焦冻就有表示想要用魔法照明,却被爆豪一口否决了。

如果是在城市,用魔法照明是可以的,但在森林里不行。

森林是未知的,你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


先不说魔法使大多都是脆皮,在黑暗里用火或光都是很危险的。

曾经爆豪在一个小村落里顶撞了一个大人,被人家找了四五个打手追杀,最后迫不得已藏到周边森林里的一棵树上,对方咽不下这口气一直找到深夜,却因为拿着火把吸引了狼群。

那些狼把他们围在中间,任他们如何挥舞火把或呵斥都没有离开,狼群就这么等着,等到人类手中的火把燃尽,然后……

亏得狼不会爬树,才让躲在树上的爆豪侥幸逃过一劫。

从那以后爆豪知道了,绝不要轻易在森林里用任何东西照亮,尤其是在没有任何人保护的夜晚。


“嗷呜——”

不远处传来的嚎叫声吓得服务员一愣,他紧张的环顾了下四周,慢慢向后退了几步,然后拔腿就跑。


看……这不是来了吗?


注意到猎物想要逃跑的狼很快发动攻击,一只从左侧突然窜出扑倒服务员身上,张大嘴就往脖子处狠狠咬了下去。后赶来的几只也一起扑上去加入撕咬行列,在森林回荡着的惨叫声盖过了之前孩子们的自由宣言。


[啊啊啊啊啊——滚开!!滚开!!痛死我了!!!]


在灌木丛的某处角落里,两个孩子紧紧的抱在一起,爆豪捂住轰的嘴,示意他不要出声,被保护的少年点点头并捂上了自己的耳朵。


过了一会儿森林里慢慢飞出了萤火虫,是像浮动着的星星一样浪漫美丽的场景。然而现在还活着的两个孩子可没心情看这个,不远处的服务员随着时间的推移手脚不再抽动,似乎是已经死了,几匹狼见其不再挣扎便松口叼着他的衣领向森林深处拖去。


萤火虫给这个漆黑的夜晚带来了一点光明,给了孩子们些许安慰的同时也方便了捕食者。


“呼噜呼噜……”


一匹全身赤红狼用鼻子嗅了嗅地面,顺着气味来到灌木丛跟前,试着把自己的头拱了进去,毫不意外的发现了两个小可爱。它微微张开嘴看起来像是在笑一样,红色的眸子在萤火虫的冷光反射下泛着幽幽的光。


轰焦冻有些被吓到了,下意识绷紧身子根本不敢动,就在他认为自己要被吃掉了的时候,一个稚嫩但带着几分威严的声音响起了。


“滚。”


是……爆豪?


轰焦冻侧目先看了看友人,少年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完全可以让他断定刚刚的呵斥是爆豪本人了。还没来得及放松心情,凭着萤火虫微弱的光,轰发现本该是人类的爆豪,此时赤红色的瞳孔居然收缩成一条竖线!


爆豪……你究竟是……?


而他本人则是直勾勾的盯着那匹狼并努力和它对峙着,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身上发生的异样。


过了一小会儿,那匹红狼呜咽着把头移出了灌木丛。


“啊……眼睛好酸啊……”爆豪见狼退了出去便放松下来,用手揉了揉眼睛。当轰焦冻再偷偷查看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变回了原样。


“居然跑了?该不会是我把它吓跑的吧?”


“不知道……但它走了总归是好事。”


突然间,草丛里穿来了一阵摩擦声。


不是吧?!!还来啊!!!


紧接着就是狼“咕噜咕噜”的低吼声。


!!!!


这次真的要被吃掉了啊!!!!


两个孩子下意识的闭上眼抱成一团,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


“哎……在哪里呢?不是你说在这附近的吗?”


“啊呜。”


和狼“哈斯哈斯”流着口水的预想不同,先传入耳中的是温柔的女人的声音。


轰和爆豪各自微微睁开眼睛,透过灌木的缝隙看到了四只正对着他们的红色狼爪和一块黑色的……布?


“啊呜。”

“噫!”


狼一边叫着一边把头再次拱入灌木丛,把一张咧开嘴的长脸凑到两个孩子眼前,似乎是故意吓得两个孩子惊呼出声。

“啊哈,找到了。”


顺着女声传来的方向望去,上方的枝叶被一双带着黑手套的手扒开,露出了一张年轻女性的笑脸。


女子有着卷曲的绿发,两侧的脸颊上十分对称的四个较淡雀斑,比较圆润的脸让她看起来十分年轻,宛若十几岁的少女一般。


在看清彼此的同时,三个人都愣住了。


轰和爆豪惊讶于传说中的……魔女小姐?应该是吧?
居然有着这样一张童颜……


而绿谷出久在看到两人时,原本温柔的笑容在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如果能仔细端详她的面庞,一定会发现她的嘴角在微微抽动。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他们?


怎么会……又要再来一次了吗?


神啊……您真是过分啊……

tbc


[轰出/胜出]嗜甜24

ᝰ收尾ing

——————

“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还是这样啊……

轰焦冻看了桌面上的时钟,这通电话已经接通十分钟了,如果不想他打电话来的话只要把绿谷的手机关机就好,而且他也确信爆豪会这么做。

过会儿再打也许比较好。

距离之前电话过了约一个半小时,爆豪胜己才再次用绿谷出久的手机打电话来。

在此期间,轰焦冻不是没有尝试过电话轰炸。

开始时,电话那头还有欧鲁迈特象征性笑声的铃声,但很快就戛然而止。当他试着再次打过去的时候,得到的却是机械电子音的回复。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

轰焦冻眉头一皱按了结束通话的红色按钮,用看着他爸一样嫌弃加讨厌的表情对着自己的手机……或者说是对着之前通话的那个人。

爆豪胜己……拿着绿谷的电话了不起哦??!

就这样心焦如焚的等着,少年正坐在自己房间的矮桌前,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死死盯着桌上的手机。

这是他目前唯一可以得知绿谷消息的工具了。

当过了约一个半小时后手机漆黑突然亮起,轰焦冻在它发出铃声之前就抓了起来,按下绿色的通话键,放到耳边就是一声“喂”,动作快得都要令人咋舌感叹“真不愧是安德瓦的儿子”。

“哦……”

这小子怎么动作这么快……轰焦冻接电话的速度反倒让打电话的爆豪胜己吓了一跳。

“为什么突然挂电话?”心急的少年迫不及待的质问道。

“……只是想到了些事情。”爆豪胜己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道,“比起这个,橡皮头之前来电话了。”

“是我一开始打电话被告知通话中的时候?”

“啊?啊……应该是吧。”

“那么相泽老师说什么了?”

“个性解除的方法。”

“什么?!”这样简短的一句话让轰焦冻大吃一惊,“查出来了吗?!”

“嗯……”

爆豪胜己拿着手机面向病房外站在窗边,在他身后,绿谷出久正呼吸平稳的躺在床上,轻阖的双眼偶尔颤动了一下,似乎在做梦。他回头看了对方一眼,便又把头转向窗外。

今天是满月啊……

“我先把橡皮头说的告诉你。”

“这个个性会让被影响的人会变得越来越爱吃甜食,甚至不吃主食,但却不会觉得饿,只会因为营养跟不上而越来越消瘦。

如果靠近对自己抱有好感的人会觉得对方也是甜的,会不由自主的靠近对方,想要身体上的接触。互相接触可以暂时缓解嗜甜的症状,而解除方法是有好感的人的真情表露。”

“就……这样?”

“对,和你的状况很符合。而且你说过,废久觉得你身上很甜、有抹茶味,但当时你并没有带类似的点心对吧?”

“是,当时我带的是焦糖味的饼干。”

“没问你这个!”

“哦。那绿谷呢?他怎么样了?”

“没事了,我把医院的地址发给你,你过来解除个性吧。”

“是吗……太好了……”

听到心上人平安的消息,轰焦冻由衷的感叹道,同时紧绷的神经跟着松懈了,平时面无表情的脸上也带上了一丝微不可见的笑容。

“谢谢你,爆豪。”

“……”

听着对方的语调,爆豪胜己沉默了一小会儿,自言自语道:“果然……你这家伙……”

“嗯?爆豪?你刚刚说什么了吗?”

轰焦冻虽然把手机放在矮桌上并开着免提,但当得知自己可以解除绿谷身上的个性时,他就已经去换衣服准备出门了,外加爆豪胜己说话的声音很轻,他并没听清。

“没什么,地址我发给你了。赶紧过来!老子可不想为了一个废久浪费睡觉时间!”

“不用你说我也会的。”

“行,那我挂了,你动作快点。”

“嗯……对了!爆豪!”

“干嘛?!”

“真情表露……是要怎么做啊?”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让我们来倒计时一下。

3,2,1……

“TM老子怎么知道啊!!要解除个性的人是你吧!!自己想去啊!!!”

“哦。”

爆豪胜己突如其来的咆哮吓了轰焦冻一跳,此时的他已经在街道上向着医院的位置奔跑了,吼完之后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但这并不打扰他的好心情,一想到可以见到绿谷,轰焦冻就觉得自己的心跳越发高亢起来。

啊……真是的……快点……再快一点吧……

身处异地且怀心思的的两位少年,一人怀着喜悦,一人五味杂陈,两人的所想却在这个时候意外重叠起来。

tbc

——————

可能有人会觉得剧情有断层或者接不上的感觉,在此声明,不是因为我忘剧情了,而是特意这样安排的。

当中缺少的一部分就是咔酱和轰君电话中断的一个半小时左右的时间里发生的,最后会作为番外放出。

之前也有人站cp股,我自己也在纠结怎么给出一个比较合适的结局,不论是单纯的轰出或者胜出,我都觉得不合适也太过草率了。

最终决定是以表结局轰出里结局胜出,且是有这样一个倾向的开放性结尾,这是我觉得最符合目前剧情发展的答案了。

如果让各位觉得不满了,我在此道歉,但这是我自己思考得出的结论,就算被反驳也不打算改。
如果觉得不能接受,那么在这里就可以选择不看了。

最后,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阅读,谢谢。